新澳门银河

成长就是接受不能接受的,舍下舍不得的,放下放不下的(邵阳亲密关系工作坊分享)

  96

  志玲觉知生活

  22d8d123 271c 4d80 9c59 6990844a9e37

  0.7

  2019.07.22 18:23*

  字数 2449

  亲密关系工作坊进邵阳,每次工作坊都可以听到很多作为妈妈,作为妻子,作为孩子的心声,不同的故事,相同的人类体验。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别人眼里优秀的妈妈,自己却感到很伤心难过,女儿虽然上了名牌大学,却没有办法沟通,当孩子把电话挂掉,拒绝沟通时,妈妈的心碎了一地,二十年的全职妈妈,二十年围着孩子转,为了让自己有价值,培养一个优秀的孩子,越想证明自己的价值,越觉得没有价值了。

  超级独立,超级正向的爸爸,像机器一样的对待儿子,军事化般的训练,完全不管孩子的感受,只管下达指令,不管儿子怎么反抗,爸爸高度的情感隔离,让孩子觉得自己很不重要,我到底是什么,我怎么做都不会有回应,越来越多的愤怒和仇恨。

  每次孩子在学校里被老师投诉,就想去打骂孩子,甚至根本听不进孩子在学校到底发生了什么,一打完马上又内疚,又想要补偿,又害怕孩子越来越没有底线了,总是处在严格管教还是要做温柔妈妈的两难之中。

  看到妈妈说和自己感受无关的事情,就会觉得自己很不重要,好像我怎么做都得不到妈妈的关注,妈妈只会对她自己世界里的东西感兴趣,外面的每一件事,每一个人都比自己重要,前一秒还兴致勃勃,看到我就要睡觉了。

  我们对孩子有需要,需要他符合我想要的样子,满足自己的重要性,我的教育很成功,我是个不错的人,觉得自己很重要。

  当孩子不能如我们所愿时,感到自己没那么重要了,明明知道管孩子无效,还是控制不住。

  我们都活在一种想要维护一个虚假的自我,“我是谁”的概念里,阻碍我们成为那样的人都成了我们的敌人,孩子要有特定的样子来支持我们的需要。

  假设孩子刚好相反,没有让我们有面子,就要去搞孩子,必须符合特定的样子,才能让我成为特定的妈妈。

  亲密关系的修行就是能够意识到不再为“我是谁”而服务,质疑和挑战我是谁,挑战自我形象。

  这次工作坊的过程中,出现很多很挑战的情景,有位妈妈因为孩子把她关在门外面,准备到家里找人撬锁,不来上课了,有人因为家里孩子出现很过激的反应,害怕他在家里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准备提前离开。

  战战兢兢,惴惴不安的家长们,在自己的心安下来的时候,事情也自然有了好转,看上去妈妈什么也没做,没有去采取行动,却因为她们面对了自己的恐惧和担心,也能够看到孩子内心的伤痛,在孩子的痛被看到的那一刻,孩子说现在感觉舒服多了,没想要那么做了。最好的爱就是看见孩子的痛。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当孩子的想法和行为非常挑战到父母的情景出现时,会让我们因为自己的恐惧而起反应,好像要在孩子做出这样的事情之前先就要做出更加极端的事情来预防,我们在做的事情是跟孩子做的事情是一模一样的,为了避免危险的发生,先让自己先陷入其中。

  假如孩子说的事情真的发生了,就会觉得我们的人生完全都没有希望了,会有极度的痛苦,极度的绝望,如果儿子变成那样了,会体验到一种很深的罪疚感,对自己有一个很大的否定。

  之前我们一直都想要成为一个良善的人,很友善的人,突然就变成了一个这样失败的人,当我们没有办法接受这个感觉的时候,自己也会做出让人吃惊的事情,因为无法面对自己内心的罪疚感,很大的不够好,就会想要把这个让我体验到这个感觉的人推开,不允许他有那样的想法,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其实就是因为不能够面对自己的不够好,会有非常多的恐惧,看孩子的时候就会去防范着他,越是防范着他就越觉得有问题。

  当我们对自己的孩子有一份真正的看见,才能看到他内心有多么的痛,能够让孩子停止极端行为的是去放下自己的恐惧,去看一下孩子的痛,如果有人看见了他的痛,是不会这样做下去的,因为觉得没有人爱我,没有人看见我,对这个世界的仇恨,对这个世界的失望,当我们不能去回到自己的时候,就没有力气去看到孩子的痛。

  我们执着于自己要做一个好人,要与人为善,哪怕是讨好,迎合,绝不允许自己是个坏人,不允许自己是个失败的妈妈。

  

  图片发自简书App

  每个妈妈担忧的事情不一样,有些担忧成绩不好,不好好做作业,有些担忧身体健康,有些担忧心理问题,孩子出现这样的情况,就会看到我这个妈妈好失败,无法接受别人对我的眼光,因为无法面对这个,让我们对孩子有很多的担忧,有那么多的控制,批评,要求,抱怨,指责,我们一直在跟孩子权力斗争,一直都想要改造他,而这个过程好累,让关系更加紧张。

  我们一直都想要孩子,呈现特定的样子,我不能够接受孩子不好好学习,不能够接受他的一些想法,他的一些行为,不能接受她过的不好,不能够接受这个事,因为我们不能接受自己的失败,不能够让别人看到自己的失败。

  而亲密关系在教的就是让我们去做一个诚实的妈妈,不是孩子的错,只是妈妈无法接受自己是个失败的人。

  我们的内在一直都带着一个犯了错的小孩,很害怕自己做错事。

  当我们不能接受的时候,哪怕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而成长就是接受不能接受的。

  只有自己有力量去接受,才能跟孩子正常的说话,要不然就不能够在平静的状态,只要不在放松的状态,有爱的状态,跟孩子说话就会惴惴不安,小心翼翼,事情就会朝着不好的方向发展。

  在这种焦虑的状态下去和孩子说话,每一句话都会让孩子起反应,不能够接受最可怕的那个结果,就一定会要防卫,妈妈在防卫,孩子立马就起反应,孩子起的反应又加大了妈妈的恐惧,而这个对事情的发展一点帮助都没有。

  我们在亲密关系的学习,就是要面对不能面对的,我们要面对的是,不管那个结果是什么,其实无非都是心里的那个感觉。

  我们每说一句话,每做一件事情都带着觉知的去说,带着觉知的去做,只是为了支持跟自己的感觉连接,不是奔着结果而做。

  我们整个社会都没有人教我们怎么样去面对痛苦,一直都是在逃避痛苦,直到痛苦大到无处可逃的时候。

  当我们不知道怎么样去面对,就只能去发泄愤怒。

  只有当妈妈去面对自己的痛苦的时候,孩子才能从妈妈这里学到一点怎么面对痛苦,因为我们内在的痛苦和孩子的痛苦是一样的,当我们去面对自己的痛的时候就是能够支持到他。当我们去面对的时候,那个痛就开始松动了。

  很奇怪的是,工作坊三个生活中看起来蛮挑战的事情,都在妈妈把注意力放在身体的感觉时,痛流动了,事情也好转了,就只是能够在自己的内心如如不动,不去直接起反应,不再固有的模式里起反应。

  亲密关系工作坊进邵阳,每次工作坊都可以听到很多作为妈妈,作为妻子,作为孩子的心声,不同的故事,相同的人类体验。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别人眼里优秀的妈妈,自己却感到很伤心难过,女儿虽然上了名牌大学,却没有办法沟通,当孩子把电话挂掉,拒绝沟通时,妈妈的心碎了一地,二十年的全职妈妈,二十年围着孩子转,为了让自己有价值,培养一个优秀的孩子,越想证明自己的价值,越觉得没有价值了。

  超级独立,超级正向的爸爸,像机器一样的对待儿子,军事化般的训练,完全不管孩子的感受,只管下达指令,不管儿子怎么反抗,爸爸高度的情感隔离,让孩子觉得自己很不重要,我到底是什么,我怎么做都不会有回应,越来越多的愤怒和仇恨。

  每次孩子在学校里被老师投诉,就想去打骂孩子,甚至根本听不进孩子在学校到底发生了什么,一打完马上又内疚,又想要补偿,又害怕孩子越来越没有底线了,总是处在严格管教还是要做温柔妈妈的两难之中。

  看到妈妈说和自己感受无关的事情,就会觉得自己很不重要,好像我怎么做都得不到妈妈的关注,妈妈只会对她自己世界里的东西感兴趣,外面的每一件事,每一个人都比自己重要,前一秒还兴致勃勃,看到我就要睡觉了。

  我们对孩子有需要,需要他符合我想要的样子,满足自己的重要性,我的教育很成功,我是个不错的人,觉得自己很重要。

  当孩子不能如我们所愿时,感到自己没那么重要了,明明知道管孩子无效,还是控制不住。

  我们都活在一种想要维护一个虚假的自我,“我是谁”的概念里,阻碍我们成为那样的人都成了我们的敌人,孩子要有特定的样子来支持我们的需要。

  假设孩子刚好相反,没有让我们有面子,就要去搞孩子,必须符合特定的样子,才能让我成为特定的妈妈。

  亲密关系的修行就是能够意识到不再为“我是谁”而服务,质疑和挑战我是谁,挑战自我形象。

  这次工作坊的过程中,出现很多很挑战的情景,有位妈妈因为孩子把她关在门外面,准备到家里找人撬锁,不来上课了,有人因为家里孩子出现很过激的反应,害怕他在家里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准备提前离开。

  战战兢兢,惴惴不安的家长们,在自己的心安下来的时候,事情也自然有了好转,看上去妈妈什么也没做,没有去采取行动,却因为她们面对了自己的恐惧和担心,也能够看到孩子内心的伤痛,在孩子的痛被看到的那一刻,孩子说现在感觉舒服多了,没想要那么做了。最好的爱就是看见孩子的痛。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当孩子的想法和行为非常挑战到父母的情景出现时,会让我们因为自己的恐惧而起反应,好像要在孩子做出这样的事情之前先就要做出更加极端的事情来预防,我们在做的事情是跟孩子做的事情是一模一样的,为了避免危险的发生,先让自己先陷入其中。

  假如孩子说的事情真的发生了,就会觉得我们的人生完全都没有希望了,会有极度的痛苦,极度的绝望,如果儿子变成那样了,会体验到一种很深的罪疚感,对自己有一个很大的否定。

  之前我们一直都想要成为一个良善的人,很友善的人,突然就变成了一个这样失败的人,当我们没有办法接受这个感觉的时候,自己也会做出让人吃惊的事情,因为无法面对自己内心的罪疚感,很大的不够好,就会想要把这个让我体验到这个感觉的人推开,不允许他有那样的想法,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其实就是因为不能够面对自己的不够好,会有非常多的恐惧,看孩子的时候就会去防范着他,越是防范着他就越觉得有问题。

  当我们对自己的孩子有一份真正的看见,才能看到他内心有多么的痛,能够让孩子停止极端行为的是去放下自己的恐惧,去看一下孩子的痛,如果有人看见了他的痛,是不会这样做下去的,因为觉得没有人爱我,没有人看见我,对这个世界的仇恨,对这个世界的失望,当我们不能去回到自己的时候,就没有力气去看到孩子的痛。

  我们执着于自己要做一个好人,要与人为善,哪怕是讨好,迎合,绝不允许自己是个坏人,不允许自己是个失败的妈妈。

  

  图片发自简书App

  每个妈妈担忧的事情不一样,有些担忧成绩不好,不好好做作业,有些担忧身体健康,有些担忧心理问题,孩子出现这样的情况,就会看到我这个妈妈好失败,无法接受别人对我的眼光,因为无法面对这个,让我们对孩子有很多的担忧,有那么多的控制,批评,要求,抱怨,指责,我们一直在跟孩子权力斗争,一直都想要改造他,而这个过程好累,让关系更加紧张。

  我们一直都想要孩子,呈现特定的样子,我不能够接受孩子不好好学习,不能够接受他的一些想法,他的一些行为,不能接受她过的不好,不能够接受这个事,因为我们不能接受自己的失败,不能够让别人看到自己的失败。

  而亲密关系在教的就是让我们去做一个诚实的妈妈,不是孩子的错,只是妈妈无法接受自己是个失败的人。

  我们的内在一直都带着一个犯了错的小孩,很害怕自己做错事。

  当我们不能接受的时候,哪怕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而成长就是接受不能接受的。

  只有自己有力量去接受,才能跟孩子正常的说话,要不然就不能够在平静的状态,只要不在放松的状态,有爱的状态,跟孩子说话就会惴惴不安,小心翼翼,事情就会朝着不好的方向发展。

  在这种焦虑的状态下去和孩子说话,每一句话都会让孩子起反应,不能够接受最可怕的那个结果,就一定会要防卫,妈妈在防卫,孩子立马就起反应,孩子起的反应又加大了妈妈的恐惧,而这个对事情的发展一点帮助都没有。

  我们在亲密关系的学习,就是要面对不能面对的,我们要面对的是,不管那个结果是什么,其实无非都是心里的那个感觉。

  我们每说一句话,每做一件事情都带着觉知的去说,带着觉知的去做,只是为了支持跟自己的感觉连接,不是奔着结果而做。

  我们整个社会都没有人教我们怎么样去面对痛苦,一直都是在逃避痛苦,直到痛苦大到无处可逃的时候。

  当我们不知道怎么样去面对,就只能去发泄愤怒。

  只有当妈妈去面对自己的痛苦的时候,孩子才能从妈妈这里学到一点怎么面对痛苦,因为我们内在的痛苦和孩子的痛苦是一样的,当我们去面对自己的痛的时候就是能够支持到他。当我们去面对的时候,那个痛就开始松动了。

  很奇怪的是,工作坊三个生活中看起来蛮挑战的事情,都在妈妈把注意力放在身体的感觉时,痛流动了,事情也好转了,就只是能够在自己的内心如如不动,不去直接起反应,不再固有的模式里起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