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门银河

走近拆书帮

?

  

  图片发自简书App

  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好友玉雯带我走进这里,因为熟悉的人少,交流的点少,出场的机会更少,只是在偶尔翻起记录时,不知不觉被一些逻辑性很强的笔记,或见解独到的知识点吸引,感到正能量满满的,同样也是涨姿势的节奏。当然,更重要的是在这里,没有任何推广或说教一类信息,人们交流谈论的都是紧扣拆书这个主题,或由此引申的话题.

  而此时自己对什么是拆书?又如何拆书?还了解得甚少。但好象并不妨碍被这股清流吸引和滋养,也带着这种感觉一点一点走近。

  然后,目光追随着好友们的脚步,捕捉她们奔走在追逐梦想的路上,也从玉雯的信息分享中,感受到了郑州分会现场气氛活跃,场面热烈的盛况。

  于是,那些系着红领巾,站在台上,穿梭在人群中的身影;

  那些陈列在白板上密密麻麻,红红绿绿彩色的便签纸;

  那些在会场外,弃履盘腿坐在椅子上做笔记的窈窕淑女;

  那些靠着墙,捧本书,席地而坐的谦谦君子;

  那些夸张到要将标签印到面庞上表达喜庆的图片;

  还有据玉雯讲,那些要将分享交流的节奏,进行到通宵达旦热情而且执着,而且笃定要卧谈的书友们,就这样一一印入眼帘。

  而写到这里时也好奇,这究竟是怎样一个群体?又是如何做到这样的热情高涨?

  也与好友玉雯交流过,她自信地说,在拆书帮成长看得到,而且拆书帮要做的事是真正能坚持下去的。

  她还兴致勃勃地告诉我说,在这次会上有了一个响亮的艺名叫“西楼红游”,好吧,也是如雷贯耳响亮的称谓,棒棒的。

  就想着或许在前行军的眼中,选中一个正确的目标,并为此孜孜不倦地努力,真的就会有一股所向披靡,不可阻挡的力量。

  也问过,参加拆书帮的是什么样的人?

  她说,在帮中有一个很通用的名,叫又穷又努力。

  然后我笑着说,那就是真正的寒门。

  她也笑了。

  其实能将读书读到极致,再上升到致用的档,又有谁敢小觊呢?又或许他们分明是出自读书名门,又有幸再辟新路,开启了另一扇寒门也不一定呢!

  也受了好友的邀约,同去参加活动,因为身体和家事失约了,那天瞅着隔屏发得图片,看着玉雯和小芳灿烂的笑容,竟有一种说不出的怦然心动的感觉。

  也在那个酷热难眠的时刻,想起那句“转朱阁,照无眠”

  那种想靠近又有点惧的感觉,有点象诗中所述“欲乘风东去,又恐琼楼玉宇”。

  还有,那张大团圆的照片,也颇有“但愿人长久”的启盼。

  点点思绪拥上心头,也整理了图片和句子,就那样笨拙地贴在了群聊记录中。

  那夜,也带着这份美好,整理了这段的心情。

  记得去郑州那次,特地让小芳拍了张日出图,虽然手机效果一般,很模糊,但却很喜欢,还特地设置了屏保。

  仿佛那通隐没在尘埃中,穿越空间在他乡冉冉升起的日出,那抹虽然淡,却依然光芒四射的力量,似乎也隐隐有一种征兆,如同自己的生活,或者也象身边正在靠近的这群书友,正以星星之火的张力,阔步行走在这个被称为碎片化的时代中。

  而我,也郑重地翻出了好友留的便签,继续研读赵周老师《这样读书就够了》一书,并准备开始着手给舵主500字的读书笔记。

  然后,就想这样一点一点地走进拆书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