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门银河

昔日战斗英雄被女生追求,陷入困境,罗援力荐小说:谁是失踪者(55)

(文/于晓敏)燕念念在X军医大学进修半年回到原单位S师医院,不久华翎到了京城读书。燕念念与舒智强与华翎三足鼎立似的。

燕念念有所不知,华翎在赴京城读书之前,特意看了舒智强。这次看望,应该说是华翎的第一次“主动”,仅仅是看望,也不是为了看望而看望。华翎是因割舍不下阳戈,准确说是割舍不下阳戈曾经的部队。华翎是想通过舒智强来连接她与阳戈的从前,这个连接不能断开。自己之所以选择读书深造,还是希望能在军营长久地立足。自己出外读书,舒智强就是她等待阳戈归来的另一个“老家”,舒智强就是守在老家的亲人。因为她相信,阳戈一旦回来,一定会最先投奔舒智强的。华翎见了舒智强,没有说太多话,更没有提到阳戈,她只说:“我上学走,会想念我的部队的。我毕业还回来。”舒智强当然希望华翎回来。

昔日战斗英雄被女生追求,陷入困境,罗援力荐小说:谁是失踪者(55)

秋天的时候,燕念念听说舒智强去了一趟京城看华翎,最终舒智强像秋天的落叶一样萧瑟而归。燕念念心里有一种窃喜之意也是正常的,她对华翎与舒智强不祝愿也不诅咒,如今她定下决心准备行动了。她想先从华翎入手。她很快受领了到京城出差的任务,正赶上礼拜日,她跟华翎待了一整天。这一整天获得的信息很大,关键点是知道了华翎给舒智强输过血——这事就天大了!足以支撑舒智强爱华翎爱到永生永世。

一个人爱另一个人还需要什么理由吗?可怕的是舒智强爱华翎的确还有缘故——是感恩?是依赖?尽管舒智强对依赖感也许毫无意识,终究华翎是给了他第二次生命的人。我们拿什么理由能够拆解一个生命对给予他生命的人的依赖呢?就像儿女之于父母,依赖是血信息的灌输。只要人的血还流淌着,依赖感就无形地延续着。依赖之情会演化为感恩之情,感恩之情将以报答之情体现出来……舒智强没有金山银山,只有一个人,一颗心,就决心都给华翎,给他的全部。燕念念已经为舒智强深爱着华翎找到了根源,并将此提炼到了一定的高度,她认为舒智强爱华翎是天然的,也是崇高的。

然而华翎的态度是坚决的:自己有心上人,这辈子只爱那一人。那个人到底是谁?在哪里?为什么他与华翎不在一起?华翎没有直接说,燕念念也不能挑明问。燕念念绕开具体是谁的话题,这样问的:

“华翎,你与你的恋人是什么时候定情的?”

“一个特殊日子的头一天,那一年我十七岁。”

“从你们定情到他……不在你身边,你们交往了多长时间?”

“三个月。”

“那么华翎,你有理由把他忘掉。”

“念念,我想你一定不会以交往时间的长短来衡量两情的亲疏轻重,你甚至能够相信一见钟情所导致的‘刹那即永恒’的爱情因缘。”

“是的,华翎,我相信:他在那一天出现,就像一道闪电,一眼定千年。”

昔日战斗英雄被女生追求,陷入困境,罗援力荐小说:谁是失踪者(55)

“其实如果真的拿交往时间来衡量爱情的深浅,可以这么说,从我七岁开始记事算,到我十七岁那年与他定情,我们早已交往了十年。我从很小到现在,心里没有停留过第二个男孩。我相信他的心里也没有停留过第二个女孩。”

这样一来,燕念念与华翎话里话外就可以频频提到舒智强了。凭女人的第六感觉,华翎判断燕念念喜欢舒智强。

“你们若在一起很理想。”华翎对燕念念说。

华翎让燕念念捎一封写给舒智强的信,信先让燕念念过目了。这是一封“介绍信”,介绍燕念念做舒智强的女朋友。华翎把信先给燕念念看的原因,一是征求燕念念的意见,二是鼓励燕念念走向舒智强。

信的语言简洁朴素,开头很直接:“智强我兄,见字如面,把字权当面谈的真诚吧。我想充当你和念念的介绍人。”接下来从人品、学识、容貌、家庭等几个方面介绍燕念念,有理有据,态度恳切,希望舒智强与燕念念“尽快走近,彼此了解,枝干连生,比翼双飞”。

燕念念捧着华翎写给舒智强的这封信,眼波里满是光,手都有些微微抖动,心像捧着她与舒智强的未来。华翎深深感到自己的“介绍”是有分量的,是准确判断的结果,心里有着自豪感,这是她平生第一次给人当“红娘”。看看眼前的燕念念,想想那边的舒智强,他们两人是多么般配的一对!男才女才,男貌女貌,两个人真漂亮难得!这才是真正的天衣无缝的天作之和。

送走燕念念,华翎感到一种莫名的惆怅袭上心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有一种空落感,她一人躲在自习室后面的角落无声流泪了……

燕念念回来就把信转交到舒智强的手里,燕念念没有见舒智强看信时的表情,她认为这是最起码的尊重。但她知道舒智强无论同意与否,都会给自己回音的。因为华翎在信的末尾,标注:“此信燕念念已阅。”

当舒智强看到这里,心即刻有点发紧发凉,自言自语地说:“这简直是逼情的节奏啊。”

昔日战斗英雄被女生追求,陷入困境,罗援力荐小说:谁是失踪者(55)

华翎把事情安排得直接又复杂,舒智强却有自己的一定之规。他很快给华翎寄出一封文字简短的挂号信:“翎儿我妹,我想你是决定为阳戈守候下去了。我若说这是没有结果的守候你可能不愿意接受,在你心里,你不愿意相信阳戈已走出我们的世界。那么我就把我的意愿表达给你:谁我都不靠近,我若人有所属,你就无法再向我求助了。我要把我的肩膀和臂弯作为留给你需要靠一靠时的空位,不论刀山火海、雷霆万钧,我以自由之躯随时听候你的召唤,只要你需要我,我就会立刻冲到你的身边。我愿意和你一起等,直等到你把我视为阳戈的那一天,哪怕等完这一生。”

接着,舒智强还要考虑怎么向燕念念交代。华翎既然在信的末尾,标注“此信燕念念已阅”,表明华翎是了解燕念念的意愿的。啊,真是的,这事不好处理,燕念念是出众女孩,单单对自己青睐,自己无论如何不要失礼。直接表态,那无疑有伤她的面子。怎么办呢?舒智强真想把自己躲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