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门银河

立秋莅临,立秋白茶停止采摘,一代芳华恐成绝唱!

?

  原创小陈茶事2天前我要分享

  丨本文由小陈茶事原创

  丨首发于一点号:小陈茶事

  丨作者:村姑陈

  《1》

  村姑陈最喜欢的一首写秋天的诗,是范文正公写的: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

  简单的几笔,就是一幅壮丽画卷,还有家国的情怀。

  当然,在山东大叔辛弃疾的笔下,秋,更有了金戈铁马的兵器之声: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这个一生都想打回老家去的文人,直到终了,也没能如愿。避居上饶的岁月里,不知道他有多少次喝醉了,摸着剑,感怀过往。

  王荆公的笔下,秋季,是一条简单的朋友圈:

  江水漾西风,江花脱晚红。离情被横笛,吹过乱山东。

  如果他老人家生在现在,当时的情景必定是:这位宦海沉浮多年的老人,掏出手机,拍下江水碧绿远山青翠的照片,并配上这首自己写的五言绝句。

  句子简单,却意蕴万千。是一位日理万机的首辅,才能写下的诗句。

  而在老杜笔下,秋天就一点都不美好了,因为,他的破草屋,被秋风吹倒了!!可惜唐朝没有房地产,没有安置房,弄得堂堂诗圣,没地方住。

  只好写下这么愤怒的一句: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

  当然秋,还有婉约的一面。

  范文正公就写过另一首词: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

  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这阙词,被后世引为经典。

  不仅琼瑶奶奶从这仅有的31个字中,提炼出了三本书的书名,张恨水大叔也从中找到了自己的创作灵感——《北雁南飞》,便是从这词里化得的场景意向。

  

  《2》

  当然,这些都是北地的秋。

  南方的秋是什么样的呢?

  南方的初秋,与夏,并没有太大的不同。

  身为一个地道的南方人,一个生于福建长在福州的地瓜,对秋天的渴盼,理所当然地比北方人来得浅。

  对于北方来说(特指福建以北地区),立秋后,夜里的温度便会凉下来了。白天虽然仍是燥热,傍晚之后,却渐渐有了凉风习习之态。

  不像福州这个大蒸笼,一旦入了夏,人便像是开启了“桑拿假期”,这暑热蒸腾的天气,要直到秋分,才会彻底结束。

  漫长的、五个多月的夏季。

  所以,立秋,我们一点都不期盼,它只是老天爷延续暑燥的一个借口罢了。真正的秋,还在两个月之后。

  幸而,我们也有比北方幸福的地方,那就是水果丰富。

  夏季长,所以水果的盛世美颜季也就长。

  福安的葡萄、水蜜桃,古田的西瓜、莆田的荔枝、长乐的龙眼,永泰的李子......轮番登场,这场水果饕餮大餐,足足能吃到国庆节后。

  真真是减肥党的福音啊。

  当然还有福州人最喜欢吃的番石榴。福州人爱吃它,又怕上火,于是,左手番石榴,右手凉茶,一起吃,互相压制。

  现在,村姑陈不再喝凉茶了,改喝白牡丹或者春寿眉。

  一样地可以消除番石榴的“热”劲。

  

  《3》

  立秋了。

  太姥山上,秋风带来了一丝凉意。但午后的热,仍是挥之不去。

  正午的时候,S师傅在山上,改建他的仓库。要赶在台风来临之前,给他的宝贝白茶们,搭建一个更加牢固的窝。

  往年这时候,他已经在采摘秋白茶了——立秋寿眉,便是在往年的此时起始采摘的,因为采在立秋之后,白露之前,拥有立秋节气所独有的、白日艳阳而傍晚微凉所赋予的甜美花香和淳和茶汤,便被村姑陈,命名为“立秋寿眉”。

  在此之前的那几年,它被S师傅按外观颜色上的特性,称作“五彩贡眉”。(2018年5月1日之前,大白大毫茶树上采下的高等级的寿眉还可以称作“贡眉”)。

  无论是按颜色被命名“五彩”,还是按节气被命名“立秋”,它都是一款特殊的茶。

  它的香气里,有一股特殊的花香与清甜,冲泡后便能轻松闻到,是极愉悦的一股滋味。

  它的汤水里,有着春季的新茶里所不具有的淳和感。春季的白茶,像清高的林妹妹,而秋季的白茶,像谦和的宝姐姐。

  尤其是立秋寿眉,经历了夏的酷暑,汤水里呈现出来的,是秋的明媚,和秋的温煦。

  这种淳和的汤感,非常易于驾驭,就算是初入门的、第一天使用盖碗的茶友,也能轻松泡出好喝的茶汤来。

  昨天还专门泡了去年的立秋寿眉,花香依然在,草药香渐渐起来了,汤水更加淳和,好喝得李麻花连电影也不去看了,只想抱着盖碗闻个不停。

  幸而这款茶一直藏着卖,还有留下一部分。

  可以在未来的岁月里,每一个阴天气压低的时候,拿出来泡一碗。

  用那明媚的花香,把心境带入秋高气爽的太姥山。

  再低沉的情绪也能被感染得高扬起来。

  

  《4》

  然而,S师傅说,今不采立秋寿眉了。

  简直是晴天霹雳。

  这么好喝的茶,怎么不采了呢?秋白茶三姐妹,立秋、白露、寒露,现在少了一个,组合要单飞了。

  他笑呵呵地说,接到通知了,为了保障白露、秋分、寒露这些节气的茶叶品质,以及明年春天的白茶品质,立秋,不准采茶了。

  啊?这样啊!

  看来,福鼎白茶这是在向着更好的品质,发起冲击了。

  “那以后还采吗?”惦记着那清甜的汤水和明媚的花香,村姑陈不甘心地追问。

  S师傅说,以后恐怕也不会采了。立秋茶不采,是为了让茶树休息更长的时间,到白露节再采,等于多休息了一个月,到时候白露茶品质会更高。

  这个理论村姑陈是同意的,早晨多睡一小时,白天能多干三小时的活呢。

  人如此,茶树也如此。

  休息,是为了更好的前进。

  可是,未来也不采立秋茶了,那前几年采下的那些立秋茶,岂不成了人间绝响?

  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

  李麻花马上回去翻仓库,让,立秋茶全部贴上封条,不许再卖了。这些都是绝版货了。

  

  《5》

  达尔文说,人,是可以改变世界的。

  毛爷爷说,人定胜天。

  这些豪言壮语,充满了豪情壮志。

  然而,很多时候,人总是会屈服于环境,屈服于大自然的选择和安排。

  比如,春茶季开始得早,银针就不敢采得太早,要等它略老一点再采。

  比如,倒春寒,冻住了一些茶树,导致发育推迟,白牡丹产量减少。

  比如,荒野冬片采摘困难,压制工艺要求奇高,便只能停产。

  再比如,为了保白露秋分寒露等深秋的白茶,早秋的立秋寿眉,被果断放弃。

  未来,大家将不再看到立秋寿眉的身影了。

  取而代之的,是秋白茶里品质更高的白露茶、秋分茶、寒露茶,甚至,每到闺夏季才出一次的霜降茶。

  从提升福鼎白茶整体品质的角度出发,弃卒保车,是极正确的战略。

  但是,花香明媚的立秋寿眉从此,就要像神雕侠侣一样,绝迹江湖了,怎么想,怎么觉得遗憾。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总会有一些不合时宜的事物,抛弃。

  之前,是荒野冬片。

  现在,轮到了立秋寿眉。

  

  《6》

  实在不甘心,又泡了一碗2018年的立秋寿眉。

  也许,未来,我们只能在这氤氲花香里,怀念它了。

  李麻花进来,看到我正在喝快要绝版的立秋寿眉,大急之下,一步抢过来,把盖碗端走了。

  平时没觉得她手长脚长,这一次,见识到了。

  不理她,任花香在嘴中荡漾。任淳汤带来劲道感,在舌面上激起一层又一层的韵致。

  好茶就是不可再生资源,喝一杯,便少一杯。

  喝一泡,便少一泡。

  江上往来人,逝者如斯夫。

  欢迎关注【小陈茶事】,了解更多白茶,岩茶的知识!

  版权声明:本文归小陈茶事村姑陈原创撰写,任何媒体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欢迎茶友们转发至朋友圈。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丨本文由小陈茶事原创

  丨首发于一点号:小陈茶事

  丨作者:村姑陈

  《1》

  村姑陈最喜欢的一首写秋天的诗,是范文正公写的: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

  简单的几笔,就是一幅壮丽画卷,还有家国的情怀。

  当然,在山东大叔辛弃疾的笔下,秋,更有了金戈铁马的兵器之声: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这个一生都想打回老家去的文人,直到终了,也没能如愿。避居上饶的岁月里,不知道他有多少次喝醉了,摸着剑,感怀过往。

  王荆公的笔下,秋季,是一条简单的朋友圈:

  江水漾西风,江花脱晚红。离情被横笛,吹过乱山东。

  如果他老人家生在现在,当时的情景必定是:这位宦海沉浮多年的老人,掏出手机,拍下江水碧绿远山青翠的照片,并配上这首自己写的五言绝句。

  句子简单,却意蕴万千。是一位日理万机的首辅,才能写下的诗句。

  而在老杜笔下,秋天就一点都不美好了,因为,他的破草屋,被秋风吹倒了!!可惜唐朝没有房地产,没有安置房,弄得堂堂诗圣,没地方住。

  只好写下这么愤怒的一句: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

  当然秋,还有婉约的一面。

  范文正公就写过另一首词: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

  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这阙词,被后世引为经典。

  不仅琼瑶奶奶从这仅有的31个字中,提炼出了三本书的书名,张恨水大叔也从中找到了自己的创作灵感——《北雁南飞》,便是从这词里化得的场景意向。

  

  《2》

  当然,这些都是北地的秋。

  南方的秋是什么样的呢?

  南方的初秋,与夏,并没有太大的不同。

  身为一个地道的南方人,一个生于福建长在福州的地瓜,对秋天的渴盼,理所当然地比北方人来得浅。

  对于北方来说(特指福建以北地区),立秋后,夜里的温度便会凉下来了。白天虽然仍是燥热,傍晚之后,却渐渐有了凉风习习之态。

  不像福州这个大蒸笼,一旦入了夏,人便像是开启了“桑拿假期”,这暑热蒸腾的天气,要直到秋分,才会彻底结束。

  漫长的、五个多月的夏季。

  所以,立秋,我们一点都不期盼,它只是老天爷延续暑燥的一个借口罢了。真正的秋,还在两个月之后。

  幸而,我们也有比北方幸福的地方,那就是水果丰富。

  夏季长,所以水果的盛世美颜季也就长。

  福安的葡萄、水蜜桃,古田的西瓜、莆田的荔枝、长乐的龙眼,永泰的李子......轮番登场,这场水果饕餮大餐,足足能吃到国庆节后。

  真真是减肥党的福音啊。

  当然还有福州人最喜欢吃的番石榴。福州人爱吃它,又怕上火,于是,左手番石榴,右手凉茶,一起吃,互相压制。

  现在,村姑陈不再喝凉茶了,改喝白牡丹或者春寿眉。

  一样地可以消除番石榴的“热”劲。

  

  《3》

  立秋了。

  太姥山上,秋风带来了一丝凉意。但午后的热,仍是挥之不去。

  正午的时候,S师傅在山上,改建他的仓库。要赶在台风来临之前,给他的宝贝白茶们,搭建一个更加牢固的窝。

  往年这时候,他已经在采摘秋白茶了——立秋寿眉,便是在往年的此时起始采摘的,因为采在立秋之后,白露之前,拥有立秋节气所独有的、白日艳阳而傍晚微凉所赋予的甜美花香和淳和茶汤,便被村姑陈,命名为“立秋寿眉”。

  在此之前的那几年,它被S师傅按外观颜色上的特性,称作“五彩贡眉”。(2018年5月1日之前,大白大毫茶树上采下的高等级的寿眉还可以称作“贡眉”)。

  无论是按颜色被命名“五彩”,还是按节气被命名“立秋”,它都是一款特殊的茶。

  它的香气里,有一股特殊的花香与清甜,冲泡后便能轻松闻到,是极愉悦的一股滋味。

  它的汤水里,有着春季的新茶里所不具有的淳和感。春季的白茶,像清高的林妹妹,而秋季的白茶,像谦和的宝姐姐。

  尤其是立秋寿眉,经历了夏的酷暑,汤水里呈现出来的,是秋的明媚,和秋的温煦。

  这种淳和的汤感,非常易于驾驭,就算是初入门的、第一天使用盖碗的茶友,也能轻松泡出好喝的茶汤来。

  昨天还专门泡了去年的立秋寿眉,花香依然在,草药香渐渐起来了,汤水更加淳和,好喝得李麻花连电影也不去看了,只想抱着盖碗闻个不停。

  幸而这款茶一直藏着卖,还有留下一部分。

  可以在未来的岁月里,每一个阴天气压低的时候,拿出来泡一碗。

  用那明媚的花香,把心境带入秋高气爽的太姥山。

  再低沉的情绪也能被感染得高扬起来。

  

  《4》

  然而,S师傅说,今不采立秋寿眉了。

  简直是晴天霹雳。

  这么好喝的茶,怎么不采了呢?秋白茶三姐妹,立秋、白露、寒露,现在少了一个,组合要单飞了。

  他笑呵呵地说,接到通知了,为了保障白露、秋分、寒露这些节气的茶叶品质,以及明年春天的白茶品质,立秋,不准采茶了。

  啊?这样啊!

  看来,福鼎白茶这是在向着更好的品质,发起冲击了。

  “那以后还采吗?”惦记着那清甜的汤水和明媚的花香,村姑陈不甘心地追问。

  S师傅说,以后恐怕也不会采了。立秋茶不采,是为了让茶树休息更长的时间,到白露节再采,等于多休息了一个月,到时候白露茶品质会更高。

  这个理论村姑陈是同意的,早晨多睡一小时,白天能多干三小时的活呢。

  人如此,茶树也如此。

  休息,是为了更好的前进。

  可是,未来也不采立秋茶了,那前几年采下的那些立秋茶,岂不成了人间绝响?

  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

  李麻花马上回去翻仓库,让,立秋茶全部贴上封条,不许再卖了。这些都是绝版货了。

  

  《5》

  达尔文说,人,是可以改变世界的。

  毛爷爷说,人定胜天。

  这些豪言壮语,充满了豪情壮志。

  然而,很多时候,人总是会屈服于环境,屈服于大自然的选择和安排。

  比如,春茶季开始得早,银针就不敢采得太早,要等它略老一点再采。

  比如,倒春寒,冻住了一些茶树,导致发育推迟,白牡丹产量减少。

  比如,荒野冬片采摘困难,压制工艺要求奇高,便只能停产。

  再比如,为了保白露秋分寒露等深秋的白茶,早秋的立秋寿眉,被果断放弃。

  未来,大家将不再看到立秋寿眉的身影了。

  取而代之的,是秋白茶里品质更高的白露茶、秋分茶、寒露茶,甚至,每到闺夏季才出一次的霜降茶。

  从提升福鼎白茶整体品质的角度出发,弃卒保车,是极正确的战略。

  但是,花香明媚的立秋寿眉从此,就要像神雕侠侣一样,绝迹江湖了,怎么想,怎么觉得遗憾。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总会有一些不合时宜的事物,抛弃。

  之前,是荒野冬片。

  现在,轮到了立秋寿眉。

  

  《6》

  实在不甘心,又泡了一碗2018年的立秋寿眉。

  也许,未来,我们只能在这氤氲花香里,怀念它了。

  李麻花进来,看到我正在喝快要绝版的立秋寿眉,大急之下,一步抢过来,把盖碗端走了。

  平时没觉得她手长脚长,这一次,见识到了。

  不理她,任花香在嘴中荡漾。任淳汤带来劲道感,在舌面上激起一层又一层的韵致。

  好茶就是不可再生资源,喝一杯,便少一杯。

  喝一泡,便少一泡。

  江上往来人,逝者如斯夫。

  欢迎关注【小陈茶事】,了解更多白茶,岩茶的知识!

  版权声明:本文归小陈茶事村姑陈原创撰写,任何媒体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欢迎茶友们转发至朋友圈。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