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门银河

你笑起来的样子真美(20)

  

  图片发自简书App

  残联介绍过来的几位姑娘过来把手工编织材料拿走后,小雪紧张的心情稍稍放松了些,感觉距离完成订单又近了一步。

  “姐,材料被你的小姐妹已经拿走,现在你可以放心了!你别干了,快去休息休息吧,我看你有点快坐不住了。”倩茹扭头看到小雪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手里的钩针好像千斤重,每钩一针都异常困难,急忙劝她去休息。

  “小雪,去躺会儿吧,活真不是一下子干完的。”倩茹妈妈也附和着女儿。

  “雪,你真不能再干了!再干真要出事的!走!去睡会儿!”奶奶走到小雪的轮椅旁边,强行把小雪手里的钩针毛线夺下放到一边,小雪靠在轮椅背上抬起疲倦的眼睛看看奶奶,试图想摇摇头,可是她刚把头摇一下,突然身子一歪,竟然昏厥过去。

  “雪!你怎么啦?!雪,你醒醒!”吓得王奶奶急忙摇摇小雪,倩茹妈妈一看小雪突然昏厥过去,也吓得不得了!急忙站起来,两步跨到小雪面前蹲下去,一边摇晃着小雪的肩膀,一边叫喊着“小雪!小雪!你醒醒!”小雪好像睡着了,闭着眼睛,任凭她怎么的摇晃,就是没有任何反应。倩茹在旁边几乎是哭着喊:“姐姐!姐姐!你别吓唬我们啊!”

  王奶奶毕竟年长些,经过的事也多,她立刻冷静地绕到小雪轮椅后面抱住小雪的头,用大拇指指甲用力掐在小雪鼻子下面的人中处,倩茹妈妈和倩茹在旁边一起喊着“小雪!”“姐姐!”“小雪!”“姐姐!”

  “啊……”小雪像是经历了多年的沉睡,终于慢慢睁开眼睛,空洞的眼睛看了一眼面前的倩茹妈妈又合上了。“小雪!”“姐姐!”“小雪!”“姐姐!”倩茹妈妈和倩茹急忙又同时呼喊起来。

  “雪,别吓唬奶奶,睁开眼睛看看奶奶,啊。”王奶奶沙哑着声音,拍拍小雪的脸,几乎要哭了。

  小雪再一次努力地睁开眼睛,此时倩茹妈妈已经移到旁边,王奶奶弯腰亲昵地摸着小雪的脸,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小雪的眼睛。

  “啊啊”小雪拼尽全力虚弱地喊出两个音节。

  “雪,你刚才吓死奶奶了……”王奶奶看到小雪睁开眼睛醒过来,刚刚紧张的心情总算放松下来。她把小雪搂在怀里嘴角抽动,止不住老泪纵横,眼泪顺着脸颊无声地流下来。倩茹和妈妈也止不住眼圈红红,继而泪眼婆娑。

  小雪和王奶奶相伴十几年,在王奶奶心里小雪就是她的亲孙女。她看不得小雪受一点点委屈,吃一点点苦头。每次出门看到好吃的就想给小雪买一些回来,看到漂亮的衣服也要给小雪买一件,可以说女儿给她的零花钱,百分之九十她都花在小雪身上。

  小雪已经成了她生命的一部分,如果没有小雪,她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下去。所以刚刚她看到小雪昏厥过去,她的心里才那么紧张那么害怕。

  “奶奶,还是推姐姐去诊所看看吧?”倩茹擦了一把红红的眼睛对奶奶说道。

  “好,我现在给你姑姑打电话,让她马上回来一趟。”王奶奶说着也擦了一把眼睛,转身去找手机。

  “阿姨,你别给她姑打电话了,她姑上班挺忙的。我现在没什么事,我推小雪到小区门口的诊所先看看吧。那边诊所实在看不了,你再给她姑打电话也不迟。”倩茹妈妈揉揉眼睛,抽抽鼻子,对王奶奶说道。

  “那也行,我女儿这两天单位事情也多,是挺忙的。咱们先到门口的诊所看看,实在不行,我再给我女儿打电话。”王奶奶说完,又擦擦眼睛,然后走到隔帘后面床头柜里拿出一百多块钱装在兜里。

  “怎么?烧没退下来呀!”刚到诊所,医生看到小雪就喊一句。

  “这孩子刚才晕过去了。麻烦你再给孩子看看。”王奶奶急忙对医生说道。

  “晕过去了!我看看。”此时小雪浑身无力,眼睛也懒得睁开,正闭着眼睛休息。医生急忙走到小雪面前,掰开她的眼皮看了一眼,然后又拿起听诊器放在小雪胸脯上听了一会儿,接着抬起手在小雪额头摸了一下,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王奶奶和倩茹妈妈听“这孩子头很烫,还在发烧呀!”说完走到桌子边,从桌子上一个盒子里拿出一个体温计递给王奶奶,说道:“再给她量量体温。”

  五分钟过后,王奶奶把体温计递给医生,医生眯着眼睛看了一下,惊道:“39.5!比早上才退了半度!不行,现在必须吊水!如果你们还不同意吊水,你们就到别处去吧!”医生一脸严肃看看王奶奶,又看看倩茹妈妈。

  “我做主了!医生,你去准备吧,听你的,打吊水!今天不退烧我们就不回去了!”王奶奶态度坚决。

  医生看看王奶奶,转身走进了桌子后面用玻璃隔开的一个小房间,透过玻璃可以看到医生在里面忙碌地配药水。

  几分钟后,药水配好了,医生拿着药瓶走出来,问到:“是躺在床上吊水还是就坐在轮椅上?”

  “这孩子一天一夜没合眼了,让她躺床上吊水吧,正好可以睡一会儿。”王奶奶回应医生的问话。

  “行,把她推进来吧。”医生说着在前面引路,倩茹妈妈推着小雪在后面跟着走到玻璃房后面的又一个房间。

  此时小雪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平时睡觉从轮椅到床上都是她用两条手臂撑着身体慢慢移到床上,可是今天却不行,浑身像面条一样软弱无力,别说用双臂撑起身体了,此时双臂连抬起来的力气也没有。

  倩茹妈妈四十多岁,正值中年,力气还是有的。只看她拿起小雪的两只胳膊环住她的脖颈,然后一只手撑着轮椅的一边扶手,一只手搂着小雪的腰,憋住一口气,一下子就把小雪抱了起来,然后把小雪的身子慢慢转到床边坐下来,又扶着小雪慢慢躺下去。

  小雪躺下后,立刻又闭上了眼睛,医生急忙把吊水给她扎上,“这瓶药水是退烧的,等这瓶药水滴完,她的烧就该退了,吊完这瓶药水,再吊一瓶抗病毒和消炎的,就差不多了。”医生给小雪扎好针,站起来对王奶奶说道。

  “行,这次一定听医生的,不治好病就不停药!”王奶奶态度非常坚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