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门银河

《长篇连载》我没有月亮也没有六便士 - 17

?

  面试华人报

  我与列治文真是有缘,两天内来两次。

  上次去包太太家的春天街,今天要去列治文市中心的一个写字楼,应聘华人报的编辑一职。

  一早天没亮,我便像做贼一样,踮起脚尖在黑暗中摸到洗手间,以军人的速度洗漱好,洗完澡开排气扇时把浴室门关上,因为排气扇在寂静的清晨特别地响,我生怕吵着林伯母。

  找出一套小心挂着的西装西裤,黑色上衣黑色裤子,特地在左胸别了一个水晶的玫瑰别针,那是史提芬送给我的礼物。

  小心地从施华洛施奇的盒子里拿出玫瑰花,花瓣被雕刻出层层叠叠的含苞欲放,是鲜艳欲滴的大红色,也不知他是不是想形容,在他心里,我就是那样一个性格张扬而热情似火的女孩子?那含苞欲放,难道是形容他自己心中有想说的话而没有说出口?

  作为同事好几年的异性知己,史提芬总是在身后默默守护我,现在都要去面试了,为什么看着这朵晶莹透剔的玫瑰花,我忽然想起他来?也许是因为,以前每逢心情低落的时候,史提芬的身影在左或在右,不说话,光听我恸哭或者看我擦鼻涕,美丑一并收下。有时想喝酒,他会不声不响地跑去买两瓶绿色瓶子的喜力啤酒,递给我一瓶,自己举着一瓶,陪我坐在月光下,低头喝闷酒。也不知他此刻是否看着月亮会想起我,就像我一样?哼哼唱着他喜欢的张震岳,爱我别走。

  窗外漆黑一片,台灯昏暗微弱,玫瑰花被我左掂量右摆弄别在了左胸口,是一袭黑中的那点红。我走到窗前,对玻璃呵出一口气,史提芬,我想你了。窗上那团小雾气慢慢地散去,惆怅也慢慢地散去,前路一片漆黑,再难,我也得孤独上路。

  临走前的那天晚上,史提芬瞪着突突的大眼,鼓起勇气问我,可不可以不要走。我知道他没喝酒,我也没喝。“你说呢?”我笑着反问。

  “可不可以,为了我不要走。”也不知他要鼓起多大的勇气才憋出这句话。

  “傻孩子,我必须走。谢谢你。我什么都知道。”明明没有喝酒,我居然冲动地扑向他,一把抱住,“你的心思我知道,可是我真的值得你的一片苦心吗?我都不知道自己的心在哪里?对不起。”在那个嘈杂的酒吧,That’s why you go away 是他最喜欢的歌,配合着当时的场景,那么的清晰。

  “Baby won't you tell me why there is sadness in your eyes

  I don't wanna say goodbye to you

  Love is one big illusion I should try to forget

  But there is something left in my head”

  “我的心已经丢了,你偷走了。”他的手开始有点犹豫,有点颤抖,忽然间把我紧紧地抱住。

  我们倆就这么相互抱着,酒吧里的霓虹灯球不停地转,身边穿着很暴露的女孩子走来走去,很奇怪地打量着我们。我的头枕着他的肩,听到他很重的呼吸声。他的手开始出汗,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激动。我的眼睛开始模糊,歌曲唱完了,我们依旧没有松开。他没有吻我,我心里很踏实,他像保护神一样,心灵柔软,眼神坚定得像刀锋,为我开山劈地。

  听完了好几首摇滚曲,我轻轻地说:“夜深了,我们走吧。”他松开我,慢慢的向我靠近,呼吸越来越重,我的心很乱,急急地亲了他的面颊,“我会想你的。”说完牵着他的手走出了酒吧。他傻傻地任由我牵着,我们漫步在广州的街头,我冲他笑,他一直没有说话,半天才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个很精致的盒子,“王茜,你知道我不是一个浪漫的人,你要到那么远的地方,我跑了很多店,看到这个水晶玫瑰花,永不凋谢,可以一直陪着你。”

  透明透亮的水晶一直在闪,天上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那是一个单调的黑色幕布。我倒吸了一口气。就像今晚的一切都纯洁美丽,这朵永不凋谢的玫瑰花,让夜空里的暧昧情愫甜得没有杂质。

  “你是好男孩,会找到属于你的幸福。”

  “你就是我的幸福。”

  “今晚没有月亮,也不是月亮惹的祸,对不起,惹你伤心了。史提芬,我真的要走了。想我的时候,看看月亮,我也会看着月亮想你的。”

  我从他手中接过玫瑰花盒子,“不要送我了,我自己打的回去。我怕我会哭。你要保重。碰到喜欢的女孩子,一定要大胆表白,不要等到女孩子走了,就太晚了。”一辆的士急急开过来,我大力地挥了挥手,就在打开门上车的瞬间,我偷偷回头看了看他,路灯下,他双手插在口袋里,没有去擦一直往下流的泪。我坐在的士后排,一直扭着头看着他的样子变小再变小。

  第一次这么早起,在安静得只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和心跳声的初春的早晨,及膝的藏青色羊绒大衣的口袋,一边揣着勇敢,一边揣着忐忑,背着我的简历,站在路边等公交车。

  月亮还没隐身,太阳也还在安睡,太平洋彼岸的家人,是不是也在抬头看着月亮,想着我?早晨的月亮很有意思,细如弯钩,好像离你很远,可当你目不转睛地盯着它,却好像看到了它的慵懒眼神,又或者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的想象,你想月亮怎样看你,它就是什么模样。

  公交车终于来了,我的脚有点麻。司机是一个胖乎乎的西人大叔,中气十足,“早上好!”响彻车厢。

  “早上好!”出示了月票,向他展开一个甜美的笑容,这么早起上班的人,要不就是为了生活,要不就是非常热爱这份工作。

  “这么早,您去哪里?”看我慢慢悠悠地在离司机不远的位置坐下,大叔笑呵呵。

  “列治文。”纵然想自如地聊天,总感觉语速跟不上。

  “那还得转两趟车。上班吗?之前没见过你。”大叔在后视镜里看了我一眼,他圆钝墩墩的脸庞,眼睛不大却像黑夜里的萤火虫。

  “今天去面试,也不知会不会被录用。平时没这么早过。”倾诉欲就像窗外照在树叶上的月光,倾泻而下。

  “一定成功!以后啊,天天坐早班车上班去!”那声音如洪钟般撞在心上,当当当当,大叔的肩膀随着行走的巴士左右微摇。我忽然觉得热了,巴士上吹着让人打瞌睡的暖风。我解开羊绒大衣的扣子,这看起来与大叔白色短袖加一个红色的马甲,是两个季节在交错。

  “谢谢您。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加拿大找工作,真难。”声音渐渐低下来,自己的烦恼别人又怎能理解。同情心与感同身受是两个不同的词语。

  大叔看我不太爱说话,便没有再做声。

  转了两趟车,我来到华人聚居的城市,列治文市中心的一个写字楼前。写字楼位于一个繁华的十字路口旁,是一栋大概十几层的建筑物。十点差十分,我来到了位于九楼的华人报。

  “您好,我找丽萨小姐。”

  “我是丽萨,您是王茜小姐吗?”眼前是一位个子不高,梳短发,留着齐齐的刘海,戴着黑框眼镜的中年女子,语气客气,“请跟我来会议室。主编正在忙,您先等一下。”

  办公室里坐着一男一女,对着电脑,神情严肃。

  走进会议室,丽萨小姐递给我一张纸,“王茜小姐,主编需要您自由创作,写一篇500字的小文,体裁不限,题目不限,请。您写完后,请出来叫我。”这是一张空白的打印纸。

  “好的,谢谢您丽萨小姐。”

  对着这张雪白的纸,看着四周雪白的墙,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她没说今天需要写文章,可能需要考我的应急写作能力。可我不是来应聘编辑的吗?

  也许还有时间限制,我傻傻地坐了几分钟后,决定赶紧下笔,就写”林伯母和包太太“吧。两个个性鲜明的人物,是我这一个月碰到的很值得书写的人,下笔容易,而且也有代表性,有对比有特色,容易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林伯母是我的房东,也是我移民后接触到的第一个本地人。”

  下笔流畅,我的思绪如流水。

  96

  暮荣司徒

  Be8fb97a fe0f 43ab be8b c60ec5ad1b5b

  7.4

  2019.07.27 11:47*

  字数 2749

  面试华人报

  我与列治文真是有缘,两天内来两次。

  上次去包太太家的春天街,今天要去列治文市中心的一个写字楼,应聘华人报的编辑一职。

  一早天没亮,我便像做贼一样,踮起脚尖在黑暗中摸到洗手间,以军人的速度洗漱好,洗完澡开排气扇时把浴室门关上,因为排气扇在寂静的清晨特别地响,我生怕吵着林伯母。

  找出一套小心挂着的西装西裤,黑色上衣黑色裤子,特地在左胸别了一个水晶的玫瑰别针,那是史提芬送给我的礼物。

  小心地从施华洛施奇的盒子里拿出玫瑰花,花瓣被雕刻出层层叠叠的含苞欲放,是鲜艳欲滴的大红色,也不知他是不是想形容,在他心里,我就是那样一个性格张扬而热情似火的女孩子?那含苞欲放,难道是形容他自己心中有想说的话而没有说出口?

  作为同事好几年的异性知己,史提芬总是在身后默默守护我,现在都要去面试了,为什么看着这朵晶莹透剔的玫瑰花,我忽然想起他来?也许是因为,以前每逢心情低落的时候,史提芬的身影在左或在右,不说话,光听我恸哭或者看我擦鼻涕,美丑一并收下。有时想喝酒,他会不声不响地跑去买两瓶绿色瓶子的喜力啤酒,递给我一瓶,自己举着一瓶,陪我坐在月光下,低头喝闷酒。也不知他此刻是否看着月亮会想起我,就像我一样?哼哼唱着他喜欢的张震岳,爱我别走。

  窗外漆黑一片,台灯昏暗微弱,玫瑰花被我左掂量右摆弄别在了左胸口,是一袭黑中的那点红。我走到窗前,对玻璃呵出一口气,史提芬,我想你了。窗上那团小雾气慢慢地散去,惆怅也慢慢地散去,前路一片漆黑,再难,我也得孤独上路。

  临走前的那天晚上,史提芬瞪着突突的大眼,鼓起勇气问我,可不可以不要走。我知道他没喝酒,我也没喝。“你说呢?”我笑着反问。

  “可不可以,为了我不要走。”也不知他要鼓起多大的勇气才憋出这句话。

  “傻孩子,我必须走。谢谢你。我什么都知道。”明明没有喝酒,我居然冲动地扑向他,一把抱住,“你的心思我知道,可是我真的值得你的一片苦心吗?我都不知道自己的心在哪里?对不起。”在那个嘈杂的酒吧,That’s why you go away 是他最喜欢的歌,配合着当时的场景,那么的清晰。

  “Baby won't you tell me why there is sadness in your eyes

  I don't wanna say goodbye to you

  Love is one big illusion I should try to forget

  But there is something left in my head”

  “我的心已经丢了,你偷走了。”他的手开始有点犹豫,有点颤抖,忽然间把我紧紧地抱住。

  我们倆就这么相互抱着,酒吧里的霓虹灯球不停地转,身边穿着很暴露的女孩子走来走去,很奇怪地打量着我们。我的头枕着他的肩,听到他很重的呼吸声。他的手开始出汗,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激动。我的眼睛开始模糊,歌曲唱完了,我们依旧没有松开。他没有吻我,我心里很踏实,他像保护神一样,心灵柔软,眼神坚定得像刀锋,为我开山劈地。

  听完了好几首摇滚曲,我轻轻地说:“夜深了,我们走吧。”他松开我,慢慢的向我靠近,呼吸越来越重,我的心很乱,急急地亲了他的面颊,“我会想你的。”说完牵着他的手走出了酒吧。他傻傻地任由我牵着,我们漫步在广州的街头,我冲他笑,他一直没有说话,半天才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个很精致的盒子,“王茜,你知道我不是一个浪漫的人,你要到那么远的地方,我跑了很多店,看到这个水晶玫瑰花,永不凋谢,可以一直陪着你。”

  透明透亮的水晶一直在闪,天上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那是一个单调的黑色幕布。我倒吸了一口气。就像今晚的一切都纯洁美丽,这朵永不凋谢的玫瑰花,让夜空里的暧昧情愫甜得没有杂质。

  “你是好男孩,会找到属于你的幸福。”

  “你就是我的幸福。”

  “今晚没有月亮,也不是月亮惹的祸,对不起,惹你伤心了。史提芬,我真的要走了。想我的时候,看看月亮,我也会看着月亮想你的。”

  我从他手中接过玫瑰花盒子,“不要送我了,我自己打的回去。我怕我会哭。你要保重。碰到喜欢的女孩子,一定要大胆表白,不要等到女孩子走了,就太晚了。”一辆的士急急开过来,我大力地挥了挥手,就在打开门上车的瞬间,我偷偷回头看了看他,路灯下,他双手插在口袋里,没有去擦一直往下流的泪。我坐在的士后排,一直扭着头看着他的样子变小再变小。

  第一次这么早起,在安静得只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和心跳声的初春的早晨,及膝的藏青色羊绒大衣的口袋,一边揣着勇敢,一边揣着忐忑,背着我的简历,站在路边等公交车。

  月亮还没隐身,太阳也还在安睡,太平洋彼岸的家人,是不是也在抬头看着月亮,想着我?早晨的月亮很有意思,细如弯钩,好像离你很远,可当你目不转睛地盯着它,却好像看到了它的慵懒眼神,又或者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的想象,你想月亮怎样看你,它就是什么模样。

  公交车终于来了,我的脚有点麻。司机是一个胖乎乎的西人大叔,中气十足,“早上好!”响彻车厢。

  “早上好!”出示了月票,向他展开一个甜美的笑容,这么早起上班的人,要不就是为了生活,要不就是非常热爱这份工作。

  “这么早,您去哪里?”看我慢慢悠悠地在离司机不远的位置坐下,大叔笑呵呵。

  “列治文。”纵然想自如地聊天,总感觉语速跟不上。

  “那还得转两趟车。上班吗?之前没见过你。”大叔在后视镜里看了我一眼,他圆钝墩墩的脸庞,眼睛不大却像黑夜里的萤火虫。

  “今天去面试,也不知会不会被录用。平时没这么早过。”倾诉欲就像窗外照在树叶上的月光,倾泻而下。

  “一定成功!以后啊,天天坐早班车上班去!”那声音如洪钟般撞在心上,当当当当,大叔的肩膀随着行走的巴士左右微摇。我忽然觉得热了,巴士上吹着让人打瞌睡的暖风。我解开羊绒大衣的扣子,这看起来与大叔白色短袖加一个红色的马甲,是两个季节在交错。

  “谢谢您。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加拿大找工作,真难。”声音渐渐低下来,自己的烦恼别人又怎能理解。同情心与感同身受是两个不同的词语。

  大叔看我不太爱说话,便没有再做声。

  转了两趟车,我来到华人聚居的城市,列治文市中心的一个写字楼前。写字楼位于一个繁华的十字路口旁,是一栋大概十几层的建筑物。十点差十分,我来到了位于九楼的华人报。

  “您好,我找丽萨小姐。”

  “我是丽萨,您是王茜小姐吗?”眼前是一位个子不高,梳短发,留着齐齐的刘海,戴着黑框眼镜的中年女子,语气客气,“请跟我来会议室。主编正在忙,您先等一下。”

  办公室里坐着一男一女,对着电脑,神情严肃。

  走进会议室,丽萨小姐递给我一张纸,“王茜小姐,主编需要您自由创作,写一篇500字的小文,体裁不限,题目不限,请。您写完后,请出来叫我。”这是一张空白的打印纸。

  “好的,谢谢您丽萨小姐。”

  对着这张雪白的纸,看着四周雪白的墙,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她没说今天需要写文章,可能需要考我的应急写作能力。可我不是来应聘编辑的吗?

  也许还有时间限制,我傻傻地坐了几分钟后,决定赶紧下笔,就写”林伯母和包太太“吧。两个个性鲜明的人物,是我这一个月碰到的很值得书写的人,下笔容易,而且也有代表性,有对比有特色,容易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林伯母是我的房东,也是我移民后接触到的第一个本地人。”

  下笔流畅,我的思绪如流水。

  面试华人报

  我与列治文真是有缘,两天内来两次。

  上次去包太太家的春天街,今天要去列治文市中心的一个写字楼,应聘华人报的编辑一职。

  一早天没亮,我便像做贼一样,踮起脚尖在黑暗中摸到洗手间,以军人的速度洗漱好,洗完澡开排气扇时把浴室门关上,因为排气扇在寂静的清晨特别地响,我生怕吵着林伯母。

  找出一套小心挂着的西装西裤,黑色上衣黑色裤子,特地在左胸别了一个水晶的玫瑰别针,那是史提芬送给我的礼物。

  小心地从施华洛施奇的盒子里拿出玫瑰花,花瓣被雕刻出层层叠叠的含苞欲放,是鲜艳欲滴的大红色,也不知他是不是想形容,在他心里,我就是那样一个性格张扬而热情似火的女孩子?那含苞欲放,难道是形容他自己心中有想说的话而没有说出口?

  作为同事好几年的异性知己,史提芬总是在身后默默守护我,现在都要去面试了,为什么看着这朵晶莹透剔的玫瑰花,我忽然想起他来?也许是因为,以前每逢心情低落的时候,史提芬的身影在左或在右,不说话,光听我恸哭或者看我擦鼻涕,美丑一并收下。有时想喝酒,他会不声不响地跑去买两瓶绿色瓶子的喜力啤酒,递给我一瓶,自己举着一瓶,陪我坐在月光下,低头喝闷酒。也不知他此刻是否看着月亮会想起我,就像我一样?哼哼唱着他喜欢的张震岳,爱我别走。

  窗外漆黑一片,台灯昏暗微弱,玫瑰花被我左掂量右摆弄别在了左胸口,是一袭黑中的那点红。我走到窗前,对玻璃呵出一口气,史提芬,我想你了。窗上那团小雾气慢慢地散去,惆怅也慢慢地散去,前路一片漆黑,再难,我也得孤独上路。

  临走前的那天晚上,史提芬瞪着突突的大眼,鼓起勇气问我,可不可以不要走。我知道他没喝酒,我也没喝。“你说呢?”我笑着反问。

  “可不可以,为了我不要走。”也不知他要鼓起多大的勇气才憋出这句话。

  “傻孩子,我必须走。谢谢你。我什么都知道。”明明没有喝酒,我居然冲动地扑向他,一把抱住,“你的心思我知道,可是我真的值得你的一片苦心吗?我都不知道自己的心在哪里?对不起。”在那个嘈杂的酒吧,That’s why you go away 是他最喜欢的歌,配合着当时的场景,那么的清晰。

  “Baby won't you tell me why there is sadness in your eyes

  I don't wanna say goodbye to you

  Love is one big illusion I should try to forget

  But there is something left in my head”

  “我的心已经丢了,你偷走了。”他的手开始有点犹豫,有点颤抖,忽然间把我紧紧地抱住。

  我们倆就这么相互抱着,酒吧里的霓虹灯球不停地转,身边穿着很暴露的女孩子走来走去,很奇怪地打量着我们。我的头枕着他的肩,听到他很重的呼吸声。他的手开始出汗,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激动。我的眼睛开始模糊,歌曲唱完了,我们依旧没有松开。他没有吻我,我心里很踏实,他像保护神一样,心灵柔软,眼神坚定得像刀锋,为我开山劈地。

  听完了好几首摇滚曲,我轻轻地说:“夜深了,我们走吧。”他松开我,慢慢的向我靠近,呼吸越来越重,我的心很乱,急急地亲了他的面颊,“我会想你的。”说完牵着他的手走出了酒吧。他傻傻地任由我牵着,我们漫步在广州的街头,我冲他笑,他一直没有说话,半天才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个很精致的盒子,“王茜,你知道我不是一个浪漫的人,你要到那么远的地方,我跑了很多店,看到这个水晶玫瑰花,永不凋谢,可以一直陪着你。”

  透明透亮的水晶一直在闪,天上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那是一个单调的黑色幕布。我倒吸了一口气。就像今晚的一切都纯洁美丽,这朵永不凋谢的玫瑰花,让夜空里的暧昧情愫甜得没有杂质。

  “你是好男孩,会找到属于你的幸福。”

  “你就是我的幸福。”

  “今晚没有月亮,也不是月亮惹的祸,对不起,惹你伤心了。史提芬,我真的要走了。想我的时候,看看月亮,我也会看着月亮想你的。”

  我从他手中接过玫瑰花盒子,“不要送我了,我自己打的回去。我怕我会哭。你要保重。碰到喜欢的女孩子,一定要大胆表白,不要等到女孩子走了,就太晚了。”一辆的士急急开过来,我大力地挥了挥手,就在打开门上车的瞬间,我偷偷回头看了看他,路灯下,他双手插在口袋里,没有去擦一直往下流的泪。我坐在的士后排,一直扭着头看着他的样子变小再变小。

  第一次这么早起,在安静得只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和心跳声的初春的早晨,及膝的藏青色羊绒大衣的口袋,一边揣着勇敢,一边揣着忐忑,背着我的简历,站在路边等公交车。

  月亮还没隐身,太阳也还在安睡,太平洋彼岸的家人,是不是也在抬头看着月亮,想着我?早晨的月亮很有意思,细如弯钩,好像离你很远,可当你目不转睛地盯着它,却好像看到了它的慵懒眼神,又或者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的想象,你想月亮怎样看你,它就是什么模样。

  公交车终于来了,我的脚有点麻。司机是一个胖乎乎的西人大叔,中气十足,“早上好!”响彻车厢。

  “早上好!”出示了月票,向他展开一个甜美的笑容,这么早起上班的人,要不就是为了生活,要不就是非常热爱这份工作。

  “这么早,您去哪里?”看我慢慢悠悠地在离司机不远的位置坐下,大叔笑呵呵。

  “列治文。”纵然想自如地聊天,总感觉语速跟不上。

  “那还得转两趟车。上班吗?之前没见过你。”大叔在后视镜里看了我一眼,他圆钝墩墩的脸庞,眼睛不大却像黑夜里的萤火虫。

  “今天去面试,也不知会不会被录用。平时没这么早过。”倾诉欲就像窗外照在树叶上的月光,倾泻而下。

  “一定成功!以后啊,天天坐早班车上班去!”那声音如洪钟般撞在心上,当当当当,大叔的肩膀随着行走的巴士左右微摇。我忽然觉得热了,巴士上吹着让人打瞌睡的暖风。我解开羊绒大衣的扣子,这看起来与大叔白色短袖加一个红色的马甲,是两个季节在交错。

  “谢谢您。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加拿大找工作,真难。”声音渐渐低下来,自己的烦恼别人又怎能理解。同情心与感同身受是两个不同的词语。

  大叔看我不太爱说话,便没有再做声。

  转了两趟车,我来到华人聚居的城市,列治文市中心的一个写字楼前。写字楼位于一个繁华的十字路口旁,是一栋大概十几层的建筑物。十点差十分,我来到了位于九楼的华人报。

  “您好,我找丽萨小姐。”

  “我是丽萨,您是王茜小姐吗?”眼前是一位个子不高,梳短发,留着齐齐的刘海,戴着黑框眼镜的中年女子,语气客气,“请跟我来会议室。主编正在忙,您先等一下。”

  办公室里坐着一男一女,对着电脑,神情严肃。

  走进会议室,丽萨小姐递给我一张纸,“王茜小姐,主编需要您自由创作,写一篇500字的小文,体裁不限,题目不限,请。您写完后,请出来叫我。”这是一张空白的打印纸。

  “好的,谢谢您丽萨小姐。”

  对着这张雪白的纸,看着四周雪白的墙,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她没说今天需要写文章,可能需要考我的应急写作能力。可我不是来应聘编辑的吗?

  也许还有时间限制,我傻傻地坐了几分钟后,决定赶紧下笔,就写”林伯母和包太太“吧。两个个性鲜明的人物,是我这一个月碰到的很值得书写的人,下笔容易,而且也有代表性,有对比有特色,容易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林伯母是我的房东,也是我移民后接触到的第一个本地人。”

  下笔流畅,我的思绪如流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