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门银河

金殿后山上的晚餐

  文/图 胡卓明

  

  图片发自简书App

  油画 衍之

  今日午后,阳光灿烂三日,秋来后,昆明走出了湿湿嗒嗒的阴雨气候,有了些阳光明媚的日子。

  和衍之跑去山间找凉,顺便喝上一盏闲茶。上周添置了些野餐装备。有一套便捷式桌椅,一张便捷式躺椅,和一个伙枫炉头。看着车后备箱里的装备,开始遐想起今后的生活。想来可笑,人类从穴居走到今天的居住模式,着实不易,今天我们的内心反而又想返璞归真起来。还有了一个高级的名字,叫做野奢。兜兜转转万年,开始心心念念起曾经的生活。

  在金殿后山,爬上一座无名的野山。撑开桌椅,找来桌布,摆弄起了茶具。云翻滚,阳光时有时无,红土地,绿草地,青山,蓝天。躺在山顶,听着涨水扑通扑通的声音。不愿去管烧开的水,倦在躺椅上,得来此种闲,亦是美妙。越是在便捷设备上越想寻得一丝仪式感,桌布,茶席,花艺,喝茶的程序,一样不能少。倒是在家中面对着完整的茶具,反而失了兴趣。不记得是哪位大师说过:“文化是闲出来的。”再想:有闲就会有情,有情才会有趣,有趣才会需要仪式,有了仪式就有了道,有了道就衍生出了文化。这一盏茶喝出了些味道!

  和衍之各作画一小幅,就是为了打发打发闲。喝茶是,作画亦是。

  在山间喝茶,吃晚餐,不一会儿乌云盖顶,打雷,闪电。收工回家。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96

  胡卓明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2019.08.14 23:45*

  字数 505

  文/图 胡卓明

  

  图片发自简书App

  油画 衍之

  今日午后,阳光灿烂三日,秋来后,昆明走出了湿湿嗒嗒的阴雨气候,有了些阳光明媚的日子。

  和衍之跑去山间找凉,顺便喝上一盏闲茶。上周添置了些野餐装备。有一套便捷式桌椅,一张便捷式躺椅,和一个伙枫炉头。看着车后备箱里的装备,开始遐想起今后的生活。想来可笑,人类从穴居走到今天的居住模式,着实不易,今天我们的内心反而又想返璞归真起来。还有了一个高级的名字,叫做野奢。兜兜转转万年,开始心心念念起曾经的生活。

  在金殿后山,爬上一座无名的野山。撑开桌椅,找来桌布,摆弄起了茶具。云翻滚,阳光时有时无,红土地,绿草地,青山,蓝天。躺在山顶,听着涨水扑通扑通的声音。不愿去管烧开的水,倦在躺椅上,得来此种闲,亦是美妙。越是在便捷设备上越想寻得一丝仪式感,桌布,茶席,花艺,喝茶的程序,一样不能少。倒是在家中面对着完整的茶具,反而失了兴趣。不记得是哪位大师说过:“文化是闲出来的。”再想:有闲就会有情,有情才会有趣,有趣才会需要仪式,有了仪式就有了道,有了道就衍生出了文化。这一盏茶喝出了些味道!

  和衍之各作画一小幅,就是为了打发打发闲。喝茶是,作画亦是。

  在山间喝茶,吃晚餐,不一会儿乌云盖顶,打雷,闪电。收工回家。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图 胡卓明

  

  图片发自简书App

  油画 衍之

  今日午后,阳光灿烂三日,秋来后,昆明走出了湿湿嗒嗒的阴雨气候,有了些阳光明媚的日子。

  和衍之跑去山间找凉,顺便喝上一盏闲茶。上周添置了些野餐装备。有一套便捷式桌椅,一张便捷式躺椅,和一个伙枫炉头。看着车后备箱里的装备,开始遐想起今后的生活。想来可笑,人类从穴居走到今天的居住模式,着实不易,今天我们的内心反而又想返璞归真起来。还有了一个高级的名字,叫做野奢。兜兜转转万年,开始心心念念起曾经的生活。

  在金殿后山,爬上一座无名的野山。撑开桌椅,找来桌布,摆弄起了茶具。云翻滚,阳光时有时无,红土地,绿草地,青山,蓝天。躺在山顶,听着涨水扑通扑通的声音。不愿去管烧开的水,倦在躺椅上,得来此种闲,亦是美妙。越是在便捷设备上越想寻得一丝仪式感,桌布,茶席,花艺,喝茶的程序,一样不能少。倒是在家中面对着完整的茶具,反而失了兴趣。不记得是哪位大师说过:“文化是闲出来的。”再想:有闲就会有情,有情才会有趣,有趣才会需要仪式,有了仪式就有了道,有了道就衍生出了文化。这一盏茶喝出了些味道!

  和衍之各作画一小幅,就是为了打发打发闲。喝茶是,作画亦是。

  在山间喝茶,吃晚餐,不一会儿乌云盖顶,打雷,闪电。收工回家。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