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门银河

我只要眼前的烤串,去他的诗和远方

2019-08-16 15:16:09 拿下美食

#吃在中国#

原创: 胖子哥的饿世界 一大口美食榜

信息爆炸的时代,八卦成了最容易得到的资讯,娱乐圈的劳燕分飞唏嘘长叹此起彼伏,一时间,再也不相信爱情成了最流行的心灵鸡汤。可是对于我们吃货们来说,霍建华和胡歌在不在一起,林心如和苏有朋在不在一起,甚至王菲和谢霆锋在不在一起通通都不重要,只要花生和毛豆还拼在一起,烤腰子和啤酒还腻一起,漫长闷热的夏夜和通宵达旦的撸串还连在一起,我们就百分之一万的相信爱情。

键盘上敲击下“撸串”这两个字时,脑子里已然雀跃,仿佛锣鼓唢呐开道,笙管笛箫齐鸣。久旱逢甘霖,可能会变成洪灾;他乡遇故知,可能会骗你钱财;人生如戏,金榜题名甚至洞房花烛都有可能存在变数。跟诗人笔下的这人生四大喜相比,夏夜把串撸是“能握在手能撸在口”的实实在在的幸福,是应该被载入吃货教科书的“人生第一喜”。

不论在什么兵荒马乱的年代,漫长闷热的夏夜,有朋有酒有串撸都是实实在在的幸福,是应该被载入吃货教科书的“人生第一喜”。今天这些店是我私人收藏的店铺,没吃过几家烤串店好意思说自己是吃货么?

夏夜里能撸把串,是难得的幸福

北京的撸串发展史和改革三十年齐飞,比房价更能反映了人民消费水平的逐渐上升。这一点仅从流行的烤串品种上便可窥见端倪:五毛钱车条小串启蒙,三元标准烤串普及,五元烤翅风头无二,烤羊大腿雨后春笋,然后各类烧烤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武侠中动不动就说江湖六大门派齐聚光明顶,所以我冒昧将撸串之地分为六派,每派以偏盖全的介绍一二家。在人人都有私密烤串单子的北京城,任何版本的推荐撸串都将挂一漏万,但是,如果不介绍撸串店,说自己是吃货又有谁相信呢?

第一大门派 秤砣虽小压千斤之小串撸

1

刘小串

的确是车条小串叩开了北京八零后撸串的大门。一根真正的自行车辐条,一裁二三开,穿上三四小块羊肉或者肉筋,撒上辣椒孜然,小孩儿用来打打牙祭,大人撸出火星子来聊天侃山,磨一磨不贫会生锈的牙床。

刘小串仍然保持车条小串

刘小串所在的胡同,店铺的装修,菜单的设计都有浓郁的80后怀念童年的风格。招牌小串论把出售,十个一把十二元,分羊肉和肉筋两种,味道尚可,个性鲜明;串通一气是店内特色,几种不同食材错落的串在Y型铁钎上,味道不错,可以尝尝;店内串品种类丰富而齐全,除了烤五花肉不太推荐外,其余的觉得想尝都可以试试。

地址:南剪子巷和魏家胡同交叉口

第二大门派:过了这村没这店之特色撸

1

五哥烤翅

烤鸡翅有段时间风头无二,刹那之间,满京城夏夜里闪烁着的塑料胶皮小灯泡便从“串”字变成了“翅”字,各类翅吧翅酷翅X扑面而来,仿佛是鸡翅王子登了基,搞了一出“他年我若为串帝,烤翅京城处处开”的王子复仇记。但江湖诡谲,转眼换了江山,众多翅吧或改旗易帜,或暗度陈仓,唯有五哥烤翅,不忘初心,以北京老炮姿态继续傲立江湖。

成名已久的五哥烤翅

五哥家开在一条相当难找的胡同里,像是笨媳妇蒸包子,第一口咬不到肉第二口就咬到手——一不留神就走过了。他家唯有烤翅,而且最少二十串起,院里悬挂着一副对联:爱吃不吃常想吃,爱来不来还要来,五分调侃,五分底气,口味没有那么花哨的,却都是大浪淘沙的几种经典口儿,十几年只做一种烤品,简直就是撸串界的“工匠精神”,爱不爱烤翅的都值得来尝尝。

地址:南板桥胡同(连接东四八条和九条)5号

2

景坤园(原胖子电烤串)

人怕出名猪怕壮,地名也是如此。老门框胡同没了,北京城满坑满谷不辨真伪的原老门框爆肚、卤煮和锅贴;簇新的仿古永定门城楼矗立在原永定门路后,打着“原永定门电烤串”幌子招摇的撸串馆子良莠不齐的星辰密布。要不是有吃电烤串的积年领着,吃口正宗的简直太难。

电烤和碳烤是不同的风格,如今能保留儿时风味的店已然不多

景坤园就是根正苗红的一家,哥们吃完发个朋友圈,马上有儿时伙伴回复:是不是又去原胖子电烤串了。小店临大街临天桥临站牌十分好找,但面积不大门前有树而极容易走过路过错过。拉抽屉似的电烤炉,先结账再上菜的营业方式,一张塑封纸的菜单,方正的褐色吸油纸都显得无比老派正宗;虽然烤品不多,但经典的烤串烤筋烤肥腰店内都齐全,烤羊眼之类的冷门好货店里也具备。电烤和碳烤口感各有千秋,吃碳烤的感觉像吃八卦炉里烤熟的悟空,韧而劲道,而吃电烤的感觉像吃烤熟的唐僧——嫩而略腻,却香不释口。

地址:天坛东路21-4号(马路西边公交车站东侧路站)

第三大门派:一树梅花一放翁之连锁撸

孔雀开屏的时候也漏出了屁股——凡事都是双刃剑,没什么可以完美。所以虽然我偏爱苍蝇馆子小脏串,但却也认可连锁店的好处:地点不神秘却也不隐蔽,聚齐停车都方面;气氛虽没有那么江湖,但环境良好,容易把对吃饭环境要求略高的人都汇拢过来,吃饭不就为个聚么。

1

伊斯兰清真餐厅

虽然史书中没有确切的记载朱元璋是回民,但徐达常遇春等开国元勋中一半以上的都是回族却十分确定;定都南京留下了牛肉锅贴北京烤鸭祖宗和鸭血粉丝汤等清真食品十分确定;现在的北京城有个牛街有个常营都是回族集聚区十分确定。

伊斯兰清真餐厅的烤串和板筋

常营有个常营三兄弟,饭店的时候最起码有三百兄弟在排队,门庭若市,像战争集结斯巴达勇士,去的晚了,还真不敢排队,其实旁边的伊斯兰饭庄也不错,伊斯兰饭庄开在东大桥的分店简直比总店还不错。高台上室外的座位不错,地道实惠的烤肉不错,铁罐1.8升的啤酒不错,曾被我誉为北京前三名的椒麻鸡不错,尤其不错的是烤胸口,口感肥硕而劲道,吃一串喝一杯整一句:少年聊发老夫狂,吃块胸口酒开张。

地址:朝外大街38号(陈经纶中学北门东侧)

第四大门派:不足为外人道之私房撸

桃花源中的秦时故老送别捕鱼为业的武陵人时,说了一句:不足为外人道也,这应该是怕外界的乱世打扰了源里的清幽。我把这一派定义为:“不足为外人道也”倒是不怕外人来吃,本来我也不是这两家的内人。而是觉得总有一类馆子是自己蜜糖他人砒霜,怕高高在上的推荐出去,劈头盖脸的反馈回来不好意思,所以从派别命名上就有丑话说在前边的意思。

1

老六串店

十年前在通州画家村呆过三年,那时候的宋庄还没有现在的嘈杂——马路两边乱呼呼的二层楼,二层楼里乱糟糟的店铺。那时镇上最繁华的路段南边是个大药房,北边是农贸市场。农贸市场傍晚有烤串摊出没,小板凳小桌子,一桌一个无盖小铁匣子,装上几块炭,想烤的老点儿或者加热都可随时自主。

不会冷的串,不会热的啤酒,夏天夫复何求

一直怀念这种带小铁匣子的配置,没想到老六串店居然有。我去的老六串店开在朝阳区财满街东侧一间平房里,屋里不太通风,空调也好像没有,一到夏天,排队的大家都争先恐后的坐在外面。桌子放在马路牙子上,烤好的串放在小炭匣子上,串永远不会凉,啤酒永远不会热,热一口凉一口的干杯,深一口浅一口的聊天,在夜晚的天光里,我总会说一句大实话:喝啤酒吃串就能够飘的highhigh的了,为什么还会有人让朝阳群众逮住吸毒呢!

地址:朝阳路高井财满街东北角

2

禾中春新疆阿达西餐厅

东四的阿达西从当年的胡同中间开到了钱粮胡同东口,从只有六张桌子的小平房开到了几十张桌子的临街楼房;招牌烤羊腿从惊艳的十块一路过五关斩六将的涨到了十三十八二十五;就连当年幌子上那个萌呆了的小正太(店主儿子)也白驹过隙成了大公子,岁月如飞刀啊。

阿达西的招牌烤羊腿

但岁月这把杀我刀至今尚未割掉和阿达西的联系。因为羊肉串的地道没有变,烤板筋的劲道没有变,面片的实惠没有变,甚至连带着头纱的资深回族美女服务员都没有变,一大批吃着他家串变大变成熟变老的老顾客也没有变,就冲这五个不变,哪怕人太多时服务态度没那么好,想想嗨都老熟人了,不在乎。

地址:东四钱粮胡同4号(靠东口)

第五大门派:鸳鸯绣了从教看之新疆撸

鸳鸯绣了从教看,莫把金针度与人。我觉得烤串的金线,还是掌握在新疆人手里。说撸串不提新疆,不仅会被内行人鄙夷,就是那些吃饭仅为生存的人们,也觉得这是窝头翻个——现大眼。别的不说,谁家烤串离得了孜然呢,孜然就是人新疆特产啊

1

巴依老爷

小时候玩游戏, 嘴里喊着:单啵儿我吃蜜,然后世界观非黑即白的一分为二。警察是白的,小偷是黑的;母鸡小鸡是白的,老鹰是黑的;白蛇是白的,法海是黑的;阿凡提是白的,巴依老爷是黑的;中国足球是白的,其他所有国家足球都是黑的。

巴依老爷的招牌架子肉

可是成人后,一切皆有反转,快把阿凡提忘了,常把阿凡提说成阿凡达,一提巴依老爷也想不出是那个小帽圆头啤酒肚短腿的卖荫可恶财主,而是家正宗的非驻京办的新疆连锁馆子。新疆馆子吃烤串那是必须的,但却想着重点推荐他家的架子肉:一架上桌,气势十足,油光瓦亮的大肉块,因为烤到位而渗出的油滴,配上正宗的铁钎子烤肉,浓稠够酸需用蜜的酸奶,来盘馕丁炒肉和包菜烤馕,真是要什么手表啊,要啥自行车!!

地址:东工体北路新中大厦1层

第六大门派:老夫聊发少年狂之霸气撸

1

张记烤羊腿

撸串不能吃的太文气,小盘子镶金边,大盘子镶金边,小盘子摞在大盘子上,大盘子放在十秒钟前在玻璃杯里冒充天鹅的餐布上,那种场合只适合商务宴请,撸着吃绝不合适。撸串是顿接地气的局,得喝的打开天窗,对角线上的人不用站起来也得能碰杯,得吃的热火朝天而又心满意足,这种气质来只烤羊腿最好不过。

张记的羊腿是提前腌制过的,脆香入味

百人百性百脾气,人各有所好,烤羊腿中,有人偏爱碳花,有人偏爱红盛号,而我偏爱张记。张记家使用圈养肥硕上膘的大厂羊,羊腿里为数不多的脂肪帮助整只烤羊腿实现了外酥里嫩的口感,提前腌制好的羊腿点单开烤,烤的第一层可吃时上桌,外面的肉焦而不糊一股子脆香,里面的腿肉入味嫩韧,配一只烤鹌鹑和若干杯德国黑啤,简直就是:我只要眼前的羊腿,去他的诗和远方。

地址:交道口南大街78号(近大兴胡同)

2

玫瑰红碳烤羊排

搜遍大众点评,大大小小几千家串店里,不卖烤翅的压根没有,不卖烤串的基本没有,卖串烤羊排的星罗密布,卖整只烤羊腿的不乏其店。但羊排半扇起烤,三斤入门的木炭烤羊排的店却为数不多,玫瑰红炭烤羊排便是其中翘楚。

当家硬货烤羊排

他家的烤串应了我扯过的那句闲闲的淡:软中华,硬玉溪,品种越少越牛逼。只有九种烤串,除大腰子和烤面包馒头片外,皆6元一串,均可圈可点:烤德国香肠和菲力牛排串别处少见,烤羊肉中上水平,尤其推荐烤板筋,韧不塞牙特别入味,个头还霸气的大。即便如此,烤羊排依然当之无愧头牌,一铁盘半扇羊排配店家自制干料上桌,放弃手套裸手劈开羊排,一根肥瘦适中满口留香沾满干料二十厘米长的骨头一口气撸到底,四个字爽到爆浆。

地址:北新桥三条28号

撸串自带侠气,似乎只有撸串送别践行,才可能营造出易水别荆轲的豪情。或铁或木串一铁盘羊肉端上来,直接上手开撸,能满足人未完全退化的小小兽性,能吃出北方人骨子里游牧民族的血气和刚性,别说上一米啤酒整一出不醉不归,即便是没有酒,光是看着烤匣里炭火微红,望着北方夏季大而干爽的晚空,便已经氤氲的能够微醺,能够酩酊,能够大醉,能够胸胆开张,能够撩起少年狂,牵黄擎苍射天狼。

#吃在中国#

原创: 胖子哥的饿世界 一大口美食榜

信息爆炸的时代,八卦成了最容易得到的资讯,娱乐圈的劳燕分飞唏嘘长叹此起彼伏,一时间,再也不相信爱情成了最流行的心灵鸡汤。可是对于我们吃货们来说,霍建华和胡歌在不在一起,林心如和苏有朋在不在一起,甚至王菲和谢霆锋在不在一起通通都不重要,只要花生和毛豆还拼在一起,烤腰子和啤酒还腻一起,漫长闷热的夏夜和通宵达旦的撸串还连在一起,我们就百分之一万的相信爱情。

键盘上敲击下“撸串”这两个字时,脑子里已然雀跃,仿佛锣鼓唢呐开道,笙管笛箫齐鸣。久旱逢甘霖,可能会变成洪灾;他乡遇故知,可能会骗你钱财;人生如戏,金榜题名甚至洞房花烛都有可能存在变数。跟诗人笔下的这人生四大喜相比,夏夜把串撸是“能握在手能撸在口”的实实在在的幸福,是应该被载入吃货教科书的“人生第一喜”。

不论在什么兵荒马乱的年代,漫长闷热的夏夜,有朋有酒有串撸都是实实在在的幸福,是应该被载入吃货教科书的“人生第一喜”。今天这些店是我私人收藏的店铺,没吃过几家烤串店好意思说自己是吃货么?

夏夜里能撸把串,是难得的幸福

北京的撸串发展史和改革三十年齐飞,比房价更能反映了人民消费水平的逐渐上升。这一点仅从流行的烤串品种上便可窥见端倪:五毛钱车条小串启蒙,三元标准烤串普及,五元烤翅风头无二,烤羊大腿雨后春笋,然后各类烧烤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武侠中动不动就说江湖六大门派齐聚光明顶,所以我冒昧将撸串之地分为六派,每派以偏盖全的介绍一二家。在人人都有私密烤串单子的北京城,任何版本的推荐撸串都将挂一漏万,但是,如果不介绍撸串店,说自己是吃货又有谁相信呢?

第一大门派 秤砣虽小压千斤之小串撸

1

刘小串

的确是车条小串叩开了北京八零后撸串的大门。一根真正的自行车辐条,一裁二三开,穿上三四小块羊肉或者肉筋,撒上辣椒孜然,小孩儿用来打打牙祭,大人撸出火星子来聊天侃山,磨一磨不贫会生锈的牙床。

刘小串仍然保持车条小串

刘小串所在的胡同,店铺的装修,菜单的设计都有浓郁的80后怀念童年的风格。招牌小串论把出售,十个一把十二元,分羊肉和肉筋两种,味道尚可,个性鲜明;串通一气是店内特色,几种不同食材错落的串在Y型铁钎上,味道不错,可以尝尝;店内串品种类丰富而齐全,除了烤五花肉不太推荐外,其余的觉得想尝都可以试试。

地址:南剪子巷和魏家胡同交叉口

第二大门派:过了这村没这店之特色撸

1

五哥烤翅

烤鸡翅有段时间风头无二,刹那之间,满京城夏夜里闪烁着的塑料胶皮小灯泡便从“串”字变成了“翅”字,各类翅吧翅酷翅X扑面而来,仿佛是鸡翅王子登了基,搞了一出“他年我若为串帝,烤翅京城处处开”的王子复仇记。但江湖诡谲,转眼换了江山,众多翅吧或改旗易帜,或暗度陈仓,唯有五哥烤翅,不忘初心,以北京老炮姿态继续傲立江湖。

成名已久的五哥烤翅

五哥家开在一条相当难找的胡同里,像是笨媳妇蒸包子,第一口咬不到肉第二口就咬到手——一不留神就走过了。他家唯有烤翅,而且最少二十串起,院里悬挂着一副对联:爱吃不吃常想吃,爱来不来还要来,五分调侃,五分底气,口味没有那么花哨的,却都是大浪淘沙的几种经典口儿,十几年只做一种烤品,简直就是撸串界的“工匠精神”,爱不爱烤翅的都值得来尝尝。

地址:南板桥胡同(连接东四八条和九条)5号

2

景坤园(原胖子电烤串)

人怕出名猪怕壮,地名也是如此。老门框胡同没了,北京城满坑满谷不辨真伪的原老门框爆肚、卤煮和锅贴;簇新的仿古永定门城楼矗立在原永定门路后,打着“原永定门电烤串”幌子招摇的撸串馆子良莠不齐的星辰密布。要不是有吃电烤串的积年领着,吃口正宗的简直太难。

电烤和碳烤是不同的风格,如今能保留儿时风味的店已然不多

景坤园就是根正苗红的一家,哥们吃完发个朋友圈,马上有儿时伙伴回复:是不是又去原胖子电烤串了。小店临大街临天桥临站牌十分好找,但面积不大门前有树而极容易走过路过错过。拉抽屉似的电烤炉,先结账再上菜的营业方式,一张塑封纸的菜单,方正的褐色吸油纸都显得无比老派正宗;虽然烤品不多,但经典的烤串烤筋烤肥腰店内都齐全,烤羊眼之类的冷门好货店里也具备。电烤和碳烤口感各有千秋,吃碳烤的感觉像吃八卦炉里烤熟的悟空,韧而劲道,而吃电烤的感觉像吃烤熟的唐僧——嫩而略腻,却香不释口。

地址:天坛东路21-4号(马路西边公交车站东侧路站)

第三大门派:一树梅花一放翁之连锁撸

孔雀开屏的时候也漏出了屁股——凡事都是双刃剑,没什么可以完美。所以虽然我偏爱苍蝇馆子小脏串,但却也认可连锁店的好处:地点不神秘却也不隐蔽,聚齐停车都方面;气氛虽没有那么江湖,但环境良好,容易把对吃饭环境要求略高的人都汇拢过来,吃饭不就为个聚么。

1

伊斯兰清真餐厅

虽然史书中没有确切的记载朱元璋是回民,但徐达常遇春等开国元勋中一半以上的都是回族却十分确定;定都南京留下了牛肉锅贴北京烤鸭祖宗和鸭血粉丝汤等清真食品十分确定;现在的北京城有个牛街有个常营都是回族集聚区十分确定。

伊斯兰清真餐厅的烤串和板筋

常营有个常营三兄弟,饭店的时候最起码有三百兄弟在排队,门庭若市,像战争集结斯巴达勇士,去的晚了,还真不敢排队,其实旁边的伊斯兰饭庄也不错,伊斯兰饭庄开在东大桥的分店简直比总店还不错。高台上室外的座位不错,地道实惠的烤肉不错,铁罐1.8升的啤酒不错,曾被我誉为北京前三名的椒麻鸡不错,尤其不错的是烤胸口,口感肥硕而劲道,吃一串喝一杯整一句:少年聊发老夫狂,吃块胸口酒开张。

地址:朝外大街38号(陈经纶中学北门东侧)

第四大门派:不足为外人道之私房撸

桃花源中的秦时故老送别捕鱼为业的武陵人时,说了一句:不足为外人道也,这应该是怕外界的乱世打扰了源里的清幽。我把这一派定义为:“不足为外人道也”倒是不怕外人来吃,本来我也不是这两家的内人。而是觉得总有一类馆子是自己蜜糖他人砒霜,怕高高在上的推荐出去,劈头盖脸的反馈回来不好意思,所以从派别命名上就有丑话说在前边的意思。

1

老六串店

十年前在通州画家村呆过三年,那时候的宋庄还没有现在的嘈杂——马路两边乱呼呼的二层楼,二层楼里乱糟糟的店铺。那时镇上最繁华的路段南边是个大药房,北边是农贸市场。农贸市场傍晚有烤串摊出没,小板凳小桌子,一桌一个无盖小铁匣子,装上几块炭,想烤的老点儿或者加热都可随时自主。

不会冷的串,不会热的啤酒,夏天夫复何求

一直怀念这种带小铁匣子的配置,没想到老六串店居然有。我去的老六串店开在朝阳区财满街东侧一间平房里,屋里不太通风,空调也好像没有,一到夏天,排队的大家都争先恐后的坐在外面。桌子放在马路牙子上,烤好的串放在小炭匣子上,串永远不会凉,啤酒永远不会热,热一口凉一口的干杯,深一口浅一口的聊天,在夜晚的天光里,我总会说一句大实话:喝啤酒吃串就能够飘的highhigh的了,为什么还会有人让朝阳群众逮住吸毒呢!

地址:朝阳路高井财满街东北角

2

禾中春新疆阿达西餐厅

东四的阿达西从当年的胡同中间开到了钱粮胡同东口,从只有六张桌子的小平房开到了几十张桌子的临街楼房;招牌烤羊腿从惊艳的十块一路过五关斩六将的涨到了十三十八二十五;就连当年幌子上那个萌呆了的小正太(店主儿子)也白驹过隙成了大公子,岁月如飞刀啊。

阿达西的招牌烤羊腿

但岁月这把杀我刀至今尚未割掉和阿达西的联系。因为羊肉串的地道没有变,烤板筋的劲道没有变,面片的实惠没有变,甚至连带着头纱的资深回族美女服务员都没有变,一大批吃着他家串变大变成熟变老的老顾客也没有变,就冲这五个不变,哪怕人太多时服务态度没那么好,想想嗨都老熟人了,不在乎。

地址:东四钱粮胡同4号(靠东口)

第五大门派:鸳鸯绣了从教看之新疆撸

鸳鸯绣了从教看,莫把金针度与人。我觉得烤串的金线,还是掌握在新疆人手里。说撸串不提新疆,不仅会被内行人鄙夷,就是那些吃饭仅为生存的人们,也觉得这是窝头翻个——现大眼。别的不说,谁家烤串离得了孜然呢,孜然就是人新疆特产啊

1

巴依老爷

小时候玩游戏, 嘴里喊着:单啵儿我吃蜜,然后世界观非黑即白的一分为二。警察是白的,小偷是黑的;母鸡小鸡是白的,老鹰是黑的;白蛇是白的,法海是黑的;阿凡提是白的,巴依老爷是黑的;中国足球是白的,其他所有国家足球都是黑的。

巴依老爷的招牌架子肉

可是成人后,一切皆有反转,快把阿凡提忘了,常把阿凡提说成阿凡达,一提巴依老爷也想不出是那个小帽圆头啤酒肚短腿的卖荫可恶财主,而是家正宗的非驻京办的新疆连锁馆子。新疆馆子吃烤串那是必须的,但却想着重点推荐他家的架子肉:一架上桌,气势十足,油光瓦亮的大肉块,因为烤到位而渗出的油滴,配上正宗的铁钎子烤肉,浓稠够酸需用蜜的酸奶,来盘馕丁炒肉和包菜烤馕,真是要什么手表啊,要啥自行车!!

地址:东工体北路新中大厦1层

第六大门派:老夫聊发少年狂之霸气撸

1

张记烤羊腿

撸串不能吃的太文气,小盘子镶金边,大盘子镶金边,小盘子摞在大盘子上,大盘子放在十秒钟前在玻璃杯里冒充天鹅的餐布上,那种场合只适合商务宴请,撸着吃绝不合适。撸串是顿接地气的局,得喝的打开天窗,对角线上的人不用站起来也得能碰杯,得吃的热火朝天而又心满意足,这种气质来只烤羊腿最好不过。

张记的羊腿是提前腌制过的,脆香入味

百人百性百脾气,人各有所好,烤羊腿中,有人偏爱碳花,有人偏爱红盛号,而我偏爱张记。张记家使用圈养肥硕上膘的大厂羊,羊腿里为数不多的脂肪帮助整只烤羊腿实现了外酥里嫩的口感,提前腌制好的羊腿点单开烤,烤的第一层可吃时上桌,外面的肉焦而不糊一股子脆香,里面的腿肉入味嫩韧,配一只烤鹌鹑和若干杯德国黑啤,简直就是:我只要眼前的羊腿,去他的诗和远方。

地址:交道口南大街78号(近大兴胡同)

2

玫瑰红碳烤羊排

搜遍大众点评,大大小小几千家串店里,不卖烤翅的压根没有,不卖烤串的基本没有,卖串烤羊排的星罗密布,卖整只烤羊腿的不乏其店。但羊排半扇起烤,三斤入门的木炭烤羊排的店却为数不多,玫瑰红炭烤羊排便是其中翘楚。

当家硬货烤羊排

他家的烤串应了我扯过的那句闲闲的淡:软中华,硬玉溪,品种越少越牛逼。只有九种烤串,除大腰子和烤面包馒头片外,皆6元一串,均可圈可点:烤德国香肠和菲力牛排串别处少见,烤羊肉中上水平,尤其推荐烤板筋,韧不塞牙特别入味,个头还霸气的大。即便如此,烤羊排依然当之无愧头牌,一铁盘半扇羊排配店家自制干料上桌,放弃手套裸手劈开羊排,一根肥瘦适中满口留香沾满干料二十厘米长的骨头一口气撸到底,四个字爽到爆浆。

地址:北新桥三条28号

撸串自带侠气,似乎只有撸串送别践行,才可能营造出易水别荆轲的豪情。或铁或木串一铁盘羊肉端上来,直接上手开撸,能满足人未完全退化的小小兽性,能吃出北方人骨子里游牧民族的血气和刚性,别说上一米啤酒整一出不醉不归,即便是没有酒,光是看着烤匣里炭火微红,望着北方夏季大而干爽的晚空,便已经氤氲的能够微醺,能够酩酊,能够大醉,能够胸胆开张,能够撩起少年狂,牵黄擎苍射天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