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门银河

民间故事:七月半吃饺子由来

  原创鲍宜龙2019.8.15我要分享

  

  七月半不但要烧纸祀奉亡人,还要吃饺子,这是为什么呢?

  秦二世元年,这天早上,宿迁骆马湖旁的项大庄项羽,刚起床,听到有人叫门。放门一看,是自己的一位好朋友丫子。

  丫子虽然是男孩,因他出生当夜父亲梦见飞来一只鸭子,他家又抓不住男丁,他出生后,父亲就将他却起了个女名丫头。稍大一点人们就叫他丫子。

  丫子从小就喜欢与鸭子在一起玩,他到哪,鸭子跟到哪。长大了就在骆马湖里小岛了养鸭子。不管多少鸭子到他手里几天后就能听懂他的口哨,叫那些鸭子干什么就干什么。有一次,几名小偷上岛偷鸭子,被丫子发现,一声口哨,那几名小偷被鸭子飞喙而逃,于是被人称为鸭子王。

  项羽见他背着一筐鸭蛋,就问做什么的?丫子说最近鸭子生蛋了,送点给他尝尝鲜。项羽刚收下鸭蛋,就见一人急急慌慌跑来说,出事了,项梁被县衙役抓去了。项羽一听,急忙赶到项梁家,他婶娘哭着说,刚刚来一群衙役,什么也没有说就把你叔抓走了。

  项羽一听,两眼一睁,怒骂,什么狗官,怎么乱抓人?转头对丫子说,你带婶娘去躲一阵子吧,我去县城打听一下,伺机救出叔父。

  项羽急匆匆来到县衙门前,听到里边正在审问,他就在脸上抹点泥土,混在人群中挤到门前听审。

  只听县太爷说:“项梁,你聚众反秦,已经是事实,既然不认罪,那就是罪加一等,关进大牢,上报朝庭,择日处斩!退堂。”

  项羽一听,叔父是被定为反秦罪,择日处斩,这可糟了,怎么办?硬进去抢,自己来去没问题,可叔父不配合怎么办?

  项羽一边想,一边尾随那些衙役将项梁送进大牢。他又沿着大牢四周转了一圈后,来到一家酒店坐了下,要了点饭菜吃了起来。

  

  就在这时,进来几个衙役,没用分说,就用绳索拉起项羽说,走,县太爷找你!

  项羽来到大堂,县太爷已经坐在那里,一拍惊堂木,问,你是何人?为何要掩面进衙,偷看牢房?

  项羽才知自己已经被县太爷派人暗中盯上了。项羽冷笑一声说,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项羽是也,我一没偷,二没抢,掩面进衙,偷看监狱,不过是我想看看热闹而已,怎么就犯法了呢?

  县太爷哼了一声说:“既然你自供出是姓项,又有这些举动,肯定是项梁同伙,来人,重打四十,关进大牢,与项梁一起处斩!”

  早有人上来将项羽按倒,打了四十大板后,拖进牢房,关在项梁一起。

  项梁一见项羽进来,边替他擦拭伤痕,边问怎么回事?项羽就将自己来偷看牢房被他们发现的事说了一遍。并说自己本来想今夜来救叔父出去,现在看来是不可能的了。项梁沉思了一下说:“你是人中之龙,这点小小的牢房能困住你?”一句话,激起了项羽雄心!他顿时感觉棍伤不再疼痛。思考起如何脱困。

  却说那县太爷的一个远房亲戚在朝为官,透露给他,秦二世要沿大运河两岸游玩,不日就到,叫他早点将地方治安搞好。并告诉他,项梁是皇上抓捕之人,要他早作清理。现在没费吹灰之力,就将要犯抓到,心中非常高兴,赶紧撰修文书上报朝庭。

  谁知第二早刚打发上报的文书人上路,监狱来人报,项梁叔侄两越狱了。那县太爷赶紧去一看,见两个狱卒倒在地上,后墙有一个洞,项梁叔侄不知去向。他赶紧叫人紧关城门四下捉拿。一两个时辰过去,衙役来报,没有找到,可能已经出城了。那县太爷大骂一班废物,带着所有衙役往项大庄追来。

  来到项大庄把项梁家包围起来一查,一个人也没有。再到项羽家,项羽门也紧锁着。那县太爷这时才晓到怕。如果不送那文书给朝廷,自己什么罪都没有,如今让自己捉到又弄跑了,这罪可不小啊。怎么办?那县太爷,急得在地上转了几圈后说:“两家再仔细查!,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不多一会,衙役来报说,两家找不到什么线索,只是他们家都有一背筐鸭蛋。

  鸭蛋?县太爷一听,眼珠子转了转说:“查,这是谁送的。”衙役说:“老爷,也许是他们家买的呢。”县太爷眼一瞪说:“买?谁家一次买这么多鸭蛋?而且两家一样多?”

  衙役出去一会回来说,查清楚了,是一位叫丫子的人送来的。这丫子在落马湖中养鸭子,每年鸭子下蛋都会送来给他们叔侄尝尝。县太爷点点头说:“走,找丫子去。”

  县太爷带着衙役来到湖边一望,那小岛隐隐约约在湖中央,就叫人找来船只,来到岛上。只见岛上有几间小舍和一个养鸭场子,场边有一位年轻人正在喂鸭子。这年轻人正是丫子。丫子见县太爷一行人来,惊恐万状地来到面前跪下问怎么回事?

  那县太爷摆摆手,叫起来说话。丫子站好后,那县太爷问:“项梁与项羽是你什么人?”丫子说是庄邻。县太爷说:“就是庄邻这么简单?”丫子边磕头,边说是的老爷,项梁是他的表叔,项羽是表哥,当然,这些表不是真正意义的表亲,也就是一般庄邻好称呼而已。县太爷冷笑了一声说:“一般称呼而已?你那两背筐鸭蛋怎么没有送给别人尝鲜?从实招来,你与他们是什么关系?他们现在什么地方?”

  问了半天,丫子还是坚持说不知道他们去向,也不承认有什么其它关系。县太爷大怒,对衙役说:“带走!”丫子说:“老爷,我走了,这些鸭子怎么办啊?”县太爷眉头一皱说:“鸭子有什么稀奇的?”丫子说:“老爷,我这鸭子能玩把戏啊。”这时有衙役悄悄对县太说:“他训练鸭子是一奇啊,你如果让他玩给皇上看,说不定能得到赏识啊。”县太爷迟疑一下说:“有什么把戏,先玩给老爷看看再说。”丫子一听,站起来,吹了一声口哨,只见刚才还在湖水里戏耍的鸭子都跑到丫子面前,排成方队。丫子再吹一阵口哨,那些鸭子分成若干小组,有的打斗、有的叠罗汉、有的翻跟头、有的像舞蹈、有的像谈情说爱,千奇百姿,笑得众衙役东倒西歪。

  县太爷非常高兴,心想,就是找不到梁氏叔侄,有这人献给皇上也不错,却冷着脸,对丫子一摆手说:“雕虫小技,你跟我走吧,等一会他们叔侄自然告诉我在哪。”就头也不回上了船。丫子吹声哨子解散了鸭子,跟众衙役上了船,向对岸划去,天渐渐暗了下来。

  再说那天晚上,项羽听了他叔父的话后,雄心顿起,决定夜里越狱。等到下半夜,看守两人的狱卒都迷糊着了,项羽一用劲,挣断绑他的绳索,悄悄地又解开项梁身上的绳子,来到铁栏边,两手伸出运用神力,往两边一扒,铁栏被扒开一洞,俩人钻了出来。此时两个狱卒正在打呼,项羽一人一下,将其打昏,出了牢房。

  刚来到后院墙边,项梁说从墙上爬出去,项羽还没回话,从墙头上伸出一个黑影说:“是梁叔吧,我是丫子。”边说边一根绳子扔了进来。项梁一听,两手抓住绳子,项羽用手一托,将他送上墙头,翻了过去。

  丫子刚要把绳子扔进来,只见项羽摆摆手,深吸一口气,肩膀对着墙头一用力,几乎没有一点声音,墙上现出一个人形洞口跑了出去。三人刚混出城门,后边就有人来喊关城门,不要让逃犯跑了。他们一听,头也不回,一口气跑出五六里,天已经大亮,一商量,家是不能去了,先到丫子那儿躲一躲吧。

  三人来到岛上,丫子才说,他把婶娘安排到一个远房亲戚家后,就到城里找项羽,得知他也被捕后,就想今夜去劫牢,谁知他刚到墙外,就听到两人出来脚步声……现在到他这儿来,只管放心,那些衙役追到这里也找不到他们的。吃过饭,就把俩人带到一个秘密的洞里说,你们就在这里休息养伤,他们除去把这岛挖个遍才能发现这洞口。

  俩人在洞里睡了一觉,醒来觉得饿了,才想起丫子怎么没有来喊吃饭。出去一看,天已经黑了,就边喊丫子,边来到鸭场边,见鸭子都上宿了,丫子不在,又到厨房点灯一看,冷锅冷灶,难道丫子出事了?赶紧吹熄了灯,急向岛边跑去。

  就在这时,只听湖中传来一阵口哨声,已经上宿的鸭子们突然都跳起来,有的从栏杆上飞,有的从门口跑出,向口哨响的方向跑去。这时只听有人喝道:“别吹了,送信吗?他们知道也迟了。”项羽此时才知道,丫子真的出事了。两人跑回屋内找到丫子平时练武用的两口刀,又来到湖边伏下。隐隐中见有两条船向岸边驶来。船到岸边一靠,下来一群人,正是县太爷那班人。

  只见县太爷叫衙役点起火把,火光中县太爷说,项梁你们如果不出来,遭灾的不是你们叔侄,再看看这些是什么人?说着手一挥,火光中见衙役从船上押下十几个人。项梁一看,都是庄邻。就想,他们要干什么的呢?只听那县太爷说:“你们听好,我数从一数到十,如果再不出来,我就将你们的庄邻以同案犯将处死,然后调集兵马来,你们还能逃出我的手心?”

  说话间,县太爷开始数数,项梁抵抵项羽,悄声说:“咱俩依照他说的办,先救下乡亲们再说吧。”

  项羽还没有说话,就听那县太爷已经数到十,拉出一个准备砍头。项羽一见,冲了出来说:“慢,我们答应,但你们要先放人。”

  那县太爷一见项羽现身,就说行啊,摆摆手,衙役退后。这时项梁也站了出来,说你们把他们放了,上了船,我们就伏绑。县太爷犹豫了一下说:“只要你们先让绑一人,我就放他们。”项梁往前一站,让衙役将绑好。可丫子还被绑着。项羽问丫子为什么不放?那县太爷说他是你们同伙的,不能放。项羽说不放,我就不给绑。没奈何,县太爷只好将丫子也放了。

  原来这县太爷,说回去是假,船到望不见岛时就叫停下,说休息一会再走。一停就是一两个时辰,天要黑时又往回来。船到岛边时正巧听到项羽喊丫子声,他就冷笑笑对丫子说:“怎么样?你不说,他们也会告诉我吧。走!上岛。”丫子知道两人出来后,就装着唤鸭子,通知他俩,赶紧回去藏起来,谁知两人不但没有藏,还回到湖边,让县太爷逼了出来。

  却说丫子和十几个百姓上船划走后,项羽也自动让衙役绑好。县太爷叫人押解项羽叔侄上船。

  就在这时划走的小船上又响一阵口哨响声,原来跑到这里的鸭子突然一阵喊叫,飞喙起那些衙役来。上千只鸭子好象分工有序,有的喙眼、有的喙手、有的干脆按火把飞喙,弄得那些衙役顾上顾不了下,顾左不顾不了右,手中的火把被喙丢,眼前一片黑,只好挥刀乱砍鸭子。项羽此时早挣脱绳子,解开项梁,夺下一把刀子挥砍那些衙役,那些衙役哪是项羽对手?再加上划走的小船这时也转头回来,大家下船与项羽一起,很快把那些衙役全部放倒在地。

  

  此时那县太爷知道大势已去,拔出佩剑,一剑杀死正在吹口哨的丫子,自己也被鸭子喙瞎眼睛,落水而亡。这天正是七月十五日。众人与项羽一起埋葬好丫子和鸭子,趁夜远离家乡,参加了起义大军。

  项羽成为楚霸王之后,封丫子为鸭子神,七月十五这天为祀奉他的日子,在祀奉丫子的同时也将那些死去的鸭子也祀奉一下,可总不能将活鸭子放到案上祀奉吧,于是就包鸭子形的面食——饺子,放到案上,既当鸭子受祀奉,又当主食。

  项羽兵败后,人们每年到七月半这天还是不忘祀奉丫子,时间一长,祀奉的对象慢慢改为自己的祖上,但包饺子、吃饺子的习俗一直保留下来……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七月半不但要烧纸祀奉亡人,还要吃饺子,这是为什么呢?

  秦二世元年,这天早上,宿迁骆马湖旁的项大庄项羽,刚起床,听到有人叫门。放门一看,是自己的一位好朋友丫子。

  丫子虽然是男孩,因他出生当夜父亲梦见飞来一只鸭子,他家又抓不住男丁,他出生后,父亲就将他却起了个女名丫头。稍大一点人们就叫他丫子。

  丫子从小就喜欢与鸭子在一起玩,他到哪,鸭子跟到哪。长大了就在骆马湖里小岛了养鸭子。不管多少鸭子到他手里几天后就能听懂他的口哨,叫那些鸭子干什么就干什么。有一次,几名小偷上岛偷鸭子,被丫子发现,一声口哨,那几名小偷被鸭子飞喙而逃,于是被人称为鸭子王。

  项羽见他背着一筐鸭蛋,就问做什么的?丫子说最近鸭子生蛋了,送点给他尝尝鲜。项羽刚收下鸭蛋,就见一人急急慌慌跑来说,出事了,项梁被县衙役抓去了。项羽一听,急忙赶到项梁家,他婶娘哭着说,刚刚来一群衙役,什么也没有说就把你叔抓走了。

  项羽一听,两眼一睁,怒骂,什么狗官,怎么乱抓人?转头对丫子说,你带婶娘去躲一阵子吧,我去县城打听一下,伺机救出叔父。

  项羽急匆匆来到县衙门前,听到里边正在审问,他就在脸上抹点泥土,混在人群中挤到门前听审。

  只听县太爷说:“项梁,你聚众反秦,已经是事实,既然不认罪,那就是罪加一等,关进大牢,上报朝庭,择日处斩!退堂。”

  项羽一听,叔父是被定为反秦罪,择日处斩,这可糟了,怎么办?硬进去抢,自己来去没问题,可叔父不配合怎么办?

  项羽一边想,一边尾随那些衙役将项梁送进大牢。他又沿着大牢四周转了一圈后,来到一家酒店坐了下,要了点饭菜吃了起来。

  

  就在这时,进来几个衙役,没用分说,就用绳索拉起项羽说,走,县太爷找你!

  项羽来到大堂,县太爷已经坐在那里,一拍惊堂木,问,你是何人?为何要掩面进衙,偷看牢房?

  项羽才知自己已经被县太爷派人暗中盯上了。项羽冷笑一声说,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项羽是也,我一没偷,二没抢,掩面进衙,偷看监狱,不过是我想看看热闹而已,怎么就犯法了呢?

  县太爷哼了一声说:“既然你自供出是姓项,又有这些举动,肯定是项梁同伙,来人,重打四十,关进大牢,与项梁一起处斩!”

  早有人上来将项羽按倒,打了四十大板后,拖进牢房,关在项梁一起。

  项梁一见项羽进来,边替他擦拭伤痕,边问怎么回事?项羽就将自己来偷看牢房被他们发现的事说了一遍。并说自己本来想今夜来救叔父出去,现在看来是不可能的了。项梁沉思了一下说:“你是人中之龙,这点小小的牢房能困住你?”一句话,激起了项羽雄心!他顿时感觉棍伤不再疼痛。思考起如何脱困。

  却说那县太爷的一个远房亲戚在朝为官,透露给他,秦二世要沿大运河两岸游玩,不日就到,叫他早点将地方治安搞好。并告诉他,项梁是皇上抓捕之人,要他早作清理。现在没费吹灰之力,就将要犯抓到,心中非常高兴,赶紧撰修文书上报朝庭。

  谁知第二早刚打发上报的文书人上路,监狱来人报,项梁叔侄两越狱了。那县太爷赶紧去一看,见两个狱卒倒在地上,后墙有一个洞,项梁叔侄不知去向。他赶紧叫人紧关城门四下捉拿。一两个时辰过去,衙役来报,没有找到,可能已经出城了。那县太爷大骂一班废物,带着所有衙役往项大庄追来。

  来到项大庄把项梁家包围起来一查,一个人也没有。再到项羽家,项羽门也紧锁着。那县太爷这时才晓到怕。如果不送那文书给朝廷,自己什么罪都没有,如今让自己捉到又弄跑了,这罪可不小啊。怎么办?那县太爷,急得在地上转了几圈后说:“两家再仔细查!,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不多一会,衙役来报说,两家找不到什么线索,只是他们家都有一背筐鸭蛋。

  鸭蛋?县太爷一听,眼珠子转了转说:“查,这是谁送的。”衙役说:“老爷,也许是他们家买的呢。”县太爷眼一瞪说:“买?谁家一次买这么多鸭蛋?而且两家一样多?”

  衙役出去一会回来说,查清楚了,是一位叫丫子的人送来的。这丫子在落马湖中养鸭子,每年鸭子下蛋都会送来给他们叔侄尝尝。县太爷点点头说:“走,找丫子去。”

  县太爷带着衙役来到湖边一望,那小岛隐隐约约在湖中央,就叫人找来船只,来到岛上。只见岛上有几间小舍和一个养鸭场子,场边有一位年轻人正在喂鸭子。这年轻人正是丫子。丫子见县太爷一行人来,惊恐万状地来到面前跪下问怎么回事?

  那县太爷摆摆手,叫起来说话。丫子站好后,那县太爷问:“项梁与项羽是你什么人?”丫子说是庄邻。县太爷说:“就是庄邻这么简单?”丫子边磕头,边说是的老爷,项梁是他的表叔,项羽是表哥,当然,这些表不是真正意义的表亲,也就是一般庄邻好称呼而已。县太爷冷笑了一声说:“一般称呼而已?你那两背筐鸭蛋怎么没有送给别人尝鲜?从实招来,你与他们是什么关系?他们现在什么地方?”

  问了半天,丫子还是坚持说不知道他们去向,也不承认有什么其它关系。县太爷大怒,对衙役说:“带走!”丫子说:“老爷,我走了,这些鸭子怎么办啊?”县太爷眉头一皱说:“鸭子有什么稀奇的?”丫子说:“老爷,我这鸭子能玩把戏啊。”这时有衙役悄悄对县太说:“他训练鸭子是一奇啊,你如果让他玩给皇上看,说不定能得到赏识啊。”县太爷迟疑一下说:“有什么把戏,先玩给老爷看看再说。”丫子一听,站起来,吹了一声口哨,只见刚才还在湖水里戏耍的鸭子都跑到丫子面前,排成方队。丫子再吹一阵口哨,那些鸭子分成若干小组,有的打斗、有的叠罗汉、有的翻跟头、有的像舞蹈、有的像谈情说爱,千奇百姿,笑得众衙役东倒西歪。

  县太爷非常高兴,心想,就是找不到梁氏叔侄,有这人献给皇上也不错,却冷着脸,对丫子一摆手说:“雕虫小技,你跟我走吧,等一会他们叔侄自然告诉我在哪。”就头也不回上了船。丫子吹声哨子解散了鸭子,跟众衙役上了船,向对岸划去,天渐渐暗了下来。

  再说那天晚上,项羽听了他叔父的话后,雄心顿起,决定夜里越狱。等到下半夜,看守两人的狱卒都迷糊着了,项羽一用劲,挣断绑他的绳索,悄悄地又解开项梁身上的绳子,来到铁栏边,两手伸出运用神力,往两边一扒,铁栏被扒开一洞,俩人钻了出来。此时两个狱卒正在打呼,项羽一人一下,将其打昏,出了牢房。

  刚来到后院墙边,项梁说从墙上爬出去,项羽还没回话,从墙头上伸出一个黑影说:“是梁叔吧,我是丫子。”边说边一根绳子扔了进来。项梁一听,两手抓住绳子,项羽用手一托,将他送上墙头,翻了过去。

  丫子刚要把绳子扔进来,只见项羽摆摆手,深吸一口气,肩膀对着墙头一用力,几乎没有一点声音,墙上现出一个人形洞口跑了出去。三人刚混出城门,后边就有人来喊关城门,不要让逃犯跑了。他们一听,头也不回,一口气跑出五六里,天已经大亮,一商量,家是不能去了,先到丫子那儿躲一躲吧。

  三人来到岛上,丫子才说,他把婶娘安排到一个远房亲戚家后,就到城里找项羽,得知他也被捕后,就想今夜去劫牢,谁知他刚到墙外,就听到两人出来脚步声……现在到他这儿来,只管放心,那些衙役追到这里也找不到他们的。吃过饭,就把俩人带到一个秘密的洞里说,你们就在这里休息养伤,他们除去把这岛挖个遍才能发现这洞口。

  俩人在洞里睡了一觉,醒来觉得饿了,才想起丫子怎么没有来喊吃饭。出去一看,天已经黑了,就边喊丫子,边来到鸭场边,见鸭子都上宿了,丫子不在,又到厨房点灯一看,冷锅冷灶,难道丫子出事了?赶紧吹熄了灯,急向岛边跑去。

  就在这时,只听湖中传来一阵口哨声,已经上宿的鸭子们突然都跳起来,有的从栏杆上飞,有的从门口跑出,向口哨响的方向跑去。这时只听有人喝道:“别吹了,送信吗?他们知道也迟了。”项羽此时才知道,丫子真的出事了。两人跑回屋内找到丫子平时练武用的两口刀,又来到湖边伏下。隐隐中见有两条船向岸边驶来。船到岸边一靠,下来一群人,正是县太爷那班人。

  只见县太爷叫衙役点起火把,火光中县太爷说,项梁你们如果不出来,遭灾的不是你们叔侄,再看看这些是什么人?说着手一挥,火光中见衙役从船上押下十几个人。项梁一看,都是庄邻。就想,他们要干什么的呢?只听那县太爷说:“你们听好,我数从一数到十,如果再不出来,我就将你们的庄邻以同案犯将处死,然后调集兵马来,你们还能逃出我的手心?”

  说话间,县太爷开始数数,项梁抵抵项羽,悄声说:“咱俩依照他说的办,先救下乡亲们再说吧。”

  项羽还没有说话,就听那县太爷已经数到十,拉出一个准备砍头。项羽一见,冲了出来说:“慢,我们答应,但你们要先放人。”

  那县太爷一见项羽现身,就说行啊,摆摆手,衙役退后。这时项梁也站了出来,说你们把他们放了,上了船,我们就伏绑。县太爷犹豫了一下说:“只要你们先让绑一人,我就放他们。”项梁往前一站,让衙役将绑好。可丫子还被绑着。项羽问丫子为什么不放?那县太爷说他是你们同伙的,不能放。项羽说不放,我就不给绑。没奈何,县太爷只好将丫子也放了。

  原来这县太爷,说回去是假,船到望不见岛时就叫停下,说休息一会再走。一停就是一两个时辰,天要黑时又往回来。船到岛边时正巧听到项羽喊丫子声,他就冷笑笑对丫子说:“怎么样?你不说,他们也会告诉我吧。走!上岛。”丫子知道两人出来后,就装着唤鸭子,通知他俩,赶紧回去藏起来,谁知两人不但没有藏,还回到湖边,让县太爷逼了出来。

  却说丫子和十几个百姓上船划走后,项羽也自动让衙役绑好。县太爷叫人押解项羽叔侄上船。

  就在这时划走的小船上又响一阵口哨响声,原来跑到这里的鸭子突然一阵喊叫,飞喙起那些衙役来。上千只鸭子好象分工有序,有的喙眼、有的喙手、有的干脆按火把飞喙,弄得那些衙役顾上顾不了下,顾左不顾不了右,手中的火把被喙丢,眼前一片黑,只好挥刀乱砍鸭子。项羽此时早挣脱绳子,解开项梁,夺下一把刀子挥砍那些衙役,那些衙役哪是项羽对手?再加上划走的小船这时也转头回来,大家下船与项羽一起,很快把那些衙役全部放倒在地。

  

  此时那县太爷知道大势已去,拔出佩剑,一剑杀死正在吹口哨的丫子,自己也被鸭子喙瞎眼睛,落水而亡。这天正是七月十五日。众人与项羽一起埋葬好丫子和鸭子,趁夜远离家乡,参加了起义大军。

  项羽成为楚霸王之后,封丫子为鸭子神,七月十五这天为祀奉他的日子,在祀奉丫子的同时也将那些死去的鸭子也祀奉一下,可总不能将活鸭子放到案上祀奉吧,于是就包鸭子形的面食——饺子,放到案上,既当鸭子受祀奉,又当主食。

  项羽兵败后,人们每年到七月半这天还是不忘祀奉丫子,时间一长,祀奉的对象慢慢改为自己的祖上,但包饺子、吃饺子的习俗一直保留下来……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