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门银河

八月秋色!(深度好文)

  2019 装修刘哥

  阳历八月底,出伏。季节真正意义上,从夏过渡到了秋。早晚凉风习习,可是中午还是很热。白天的阳光,依然保持着自己的活力。只是到了夜晚,秋季的风,落在肩上,便有了丝丝扣扣的凉爽,像是一根草,挠得人心里痒酥酥的。

  八月的田野,稻田为大地披上一件美丽的衣衫,远远望去,田野和村庄相互映衬,在秋天的幕布上,落笔绘画,自然天成。一块一块的稻田,排列整齐。中间的田埂,把稻田划分,每一块代表着不同的乡民,和他们共同的希望。稻穗在出伏这天,已经生出了一些。不是大肆张扬的那种,而是静静地积蓄着。

  有坡地的地方,高粱长势喜人。我总觉得高粱有着与众不同的气质,它直直的腰杆,向着天空的样子,让人倍生好感。心中的喜悦和渴望,都写在脸上。这种不掩饰的性格,让高粱具有了一股无可抗拒的力量。那就向上吧,结出红彤彤地一片红心。

  

  地里的芝麻到了收割的时节,被乡民们一蓬蓬扎成垛子,稳稳地安放在场地上。收割的芝麻杆站成了一道自己的风景,相互扶持着站立。喷香的芝麻油味道,飘然而来。拿起一根芝麻杆,倒过来,芝麻们便会喷然而出,从芝麻杆中落向地面,不是一粒粒的落下,而是全体出动。

  久居城市的老人,看着芝麻杆,竟然潸然泪下。年轻时的老人,一定是经历过土地的滋养,更懂农作物的可贵。说不定,道场上打芝麻的身影中,就是老人青春里的一段历程。从乡下到城市,再从城市到乡村,老人的一生,就在这样的场景里。

  八月的秋色,不能忘了芦苇的红袖添香。我居住的襄阳古城,月亮湾公园里,种植着大片的芦苇。一到秋天,眼中,脑海中,都会被夕阳下的芦苇占据。芦苇如一个个亭亭玉立的女子,在风中舞动着长袖,远古的一曲唱腔响起,木栈道上的我,侧耳倾听。哦,原来是风来时,芦苇发出的声音。

  

  在年少时的脑海中,就留下了电影芦苇荡的画面。而今看着一望无际的芦苇,就会想起一段与爱情有关的情节。电影里女主角的长辫子,把秋天勾勒。爱恋与勇气俱在,芦苇荡走来了,一对年轻的恋人。夕阳下,他们的故事随着芦苇,在飘荡。

  秋的颜色,各不相同。有金黄的稻穗,有浅白的芦苇,有艳红的枫叶,有天空的湛蓝,有胡杨林的风情,有曼陀罗华的孤独。还有大地上,人们忙碌的身影,和黄昏里悠闲的步伐。河边钓者的情怀,以及天边白云的思念。

  遇见曼陀罗华,是在不经意间。因为它的美丽,闯进了我的眼帘。于是,靠近它,观察它,感受它。这种花叫彼岸花。也叫天堂花。据说,在通往天堂的路上总是开满了曼陀罗华,亡灵去天堂,每走一步,就会开出一朵花来。而天堂的大门之上,被曼陀罗华簇拥着,十分美丽。这样的美景,更是营造出一种,圣洁与庄严的感觉。

  

  可是曼陀罗华的花语却是那么凄美。有人说它是无尽的思念,绝望的爱情,也有人说它是天堂的来信。曼陀罗华,开出绝美的花,却不见叶片。花叶不相见,爱有些悲情。开花之时叶落,花落之时叶生。

  彼岸花开在路边,在秋天里,绽放出妖冶浓情。那种带着惊艳的凄美,容易搅动着内心。仿佛是一个绝烈的人,爱着时的不顾一切,多少是让人心疼的。“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明知是分离,也要纵情地去爱。

  秋天的人情里,有着太多的悲欢离合。也正是有了爱恨情愁,才有了人间真情。秋天,用它缓缓而来的步伐诉说着自己的内心。“你款款而来,我深情以待。”才子的笔下,总是带着无尽的诗意。

  

  江边,孤独的钓者,坐在暮色里。手中的鱼竿随意地放在水中,与其说他在钓鱼,倒不如说他在享受孤独。江面上,有薄烟升起。清代诗人写下《题秋江独钓图》,此时甚是贴切。“一蓑一笠一扁舟,一丈丝纶一寸钩。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

  一江秋水,几多愁,终难忘。“红耦香残玉蕈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一代才女李清照,正依秋而立,缓步而行。

  八月秋色,铺出一片绮丽。我在人间行走,一行大雁从头顶飞过。我知道,大雁会飞过山峰河流,去往自己要去的地方。我也知道,人生之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我更知道,路过人间一趟,会尝尽酸甜苦辣。

  人生之秋,做好自己。出伏时,秋情正浓。

  阳历八月底,出伏。季节真正意义上,从夏过渡到了秋。早晚凉风习习,可是中午还是很热。白天的阳光,依然保持着自己的活力。只是到了夜晚,秋季的风,落在肩上,便有了丝丝扣扣的凉爽,像是一根草,挠得人心里痒酥酥的。

  八月的田野,稻田为大地披上一件美丽的衣衫,远远望去,田野和村庄相互映衬,在秋天的幕布上,落笔绘画,自然天成。一块一块的稻田,排列整齐。中间的田埂,把稻田划分,每一块代表着不同的乡民,和他们共同的希望。稻穗在出伏这天,已经生出了一些。不是大肆张扬的那种,而是静静地积蓄着。

  有坡地的地方,高粱长势喜人。我总觉得高粱有着与众不同的气质,它直直的腰杆,向着天空的样子,让人倍生好感。心中的喜悦和渴望,都写在脸上。这种不掩饰的性格,让高粱具有了一股无可抗拒的力量。那就向上吧,结出红彤彤地一片红心。

  

  地里的芝麻到了收割的时节,被乡民们一蓬蓬扎成垛子,稳稳地安放在场地上。收割的芝麻杆站成了一道自己的风景,相互扶持着站立。喷香的芝麻油味道,飘然而来。拿起一根芝麻杆,倒过来,芝麻们便会喷然而出,从芝麻杆中落向地面,不是一粒粒的落下,而是全体出动。

  久居城市的老人,看着芝麻杆,竟然潸然泪下。年轻时的老人,一定是经历过土地的滋养,更懂农作物的可贵。说不定,道场上打芝麻的身影中,就是老人青春里的一段历程。从乡下到城市,再从城市到乡村,老人的一生,就在这样的场景里。

  八月的秋色,不能忘了芦苇的红袖添香。我居住的襄阳古城,月亮湾公园里,种植着大片的芦苇。一到秋天,眼中,脑海中,都会被夕阳下的芦苇占据。芦苇如一个个亭亭玉立的女子,在风中舞动着长袖,远古的一曲唱腔响起,木栈道上的我,侧耳倾听。哦,原来是风来时,芦苇发出的声音。

  

  在年少时的脑海中,就留下了电影芦苇荡的画面。而今看着一望无际的芦苇,就会想起一段与爱情有关的情节。电影里女主角的长辫子,把秋天勾勒。爱恋与勇气俱在,芦苇荡走来了,一对年轻的恋人。夕阳下,他们的故事随着芦苇,在飘荡。

  秋的颜色,各不相同。有金黄的稻穗,有浅白的芦苇,有艳红的枫叶,有天空的湛蓝,有胡杨林的风情,有曼陀罗华的孤独。还有大地上,人们忙碌的身影,和黄昏里悠闲的步伐。河边钓者的情怀,以及天边白云的思念。

  遇见曼陀罗华,是在不经意间。因为它的美丽,闯进了我的眼帘。于是,靠近它,观察它,感受它。这种花叫彼岸花。也叫天堂花。据说,在通往天堂的路上总是开满了曼陀罗华,亡灵去天堂,每走一步,就会开出一朵花来。而天堂的大门之上,被曼陀罗华簇拥着,十分美丽。这样的美景,更是营造出一种,圣洁与庄严的感觉。

  

  可是曼陀罗华的花语却是那么凄美。有人说它是无尽的思念,绝望的爱情,也有人说它是天堂的来信。曼陀罗华,开出绝美的花,却不见叶片。花叶不相见,爱有些悲情。开花之时叶落,花落之时叶生。

  彼岸花开在路边,在秋天里,绽放出妖冶浓情。那种带着惊艳的凄美,容易搅动着内心。仿佛是一个绝烈的人,爱着时的不顾一切,多少是让人心疼的。“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明知是分离,也要纵情地去爱。

  秋天的人情里,有着太多的悲欢离合。也正是有了爱恨情愁,才有了人间真情。秋天,用它缓缓而来的步伐诉说着自己的内心。“你款款而来,我深情以待。”才子的笔下,总是带着无尽的诗意。

  

  江边,孤独的钓者,坐在暮色里。手中的鱼竿随意地放在水中,与其说他在钓鱼,倒不如说他在享受孤独。江面上,有薄烟升起。清代诗人写下《题秋江独钓图》,此时甚是贴切。“一蓑一笠一扁舟,一丈丝纶一寸钩。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

  一江秋水,几多愁,终难忘。“红耦香残玉蕈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一代才女李清照,正依秋而立,缓步而行。

  八月秋色,铺出一片绮丽。我在人间行走,一行大雁从头顶飞过。我知道,大雁会飞过山峰河流,去往自己要去的地方。我也知道,人生之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我更知道,路过人间一趟,会尝尽酸甜苦辣。

  人生之秋,做好自己。出伏时,秋情正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