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门银河

男子咳嗽2年想轻生,医生:吃饭急,有骨头卡里面了

  2019 健康小郎中

  5年前,我在呼吸科病房呆过很长一段时间。

  见过很多有意思的病例,下面这个病例,让我们所有人汗颜,是的,无地自容。

  64岁男性,据说是当地某局的退休局长,咳嗽了2年,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咳到老妈都不认识了,咳到怀疑人生。

  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的确是咳得非常辛苦。

  那种咳嗽,似乎要把肺叶咳出来才舒服。

  整个病房都是他咳嗽的声音,尤其是早上6点左右时,他会搬出一张凳子,坐在走廊,面前放一个痰盂。

  东西准备齐全后,开始咳。

  我问他为什么要出来走廊咳,不在病房咳。他说,病房的几个老伙计都还在睡觉,为了不影响他们,我只好来到这里咳。他笑笑说,虽然是某局局长,但看起来非常和蔼,一改我对官员刻板的印象。

  我们试图努力寻找他咳嗽的病因的。

  

  对于一个慢性咳嗽患者而言,最常见的原因是什么么?国内有很多研究,包括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还有上海、北京、重庆等知名教授的研究,甚至是全球的研究,都得出一个结论:

  慢性咳嗽最常见的几个病因是:咳嗽变异性哮喘、上气道咳嗽综合征(鼻后滴流综合征)、嗜酸性粒细胞性支气管炎、胃食管反流相关性咳嗽。

  近些年,还有一个咳嗽病因,叫做变应性咳嗽。

  上述几个病因加起来,大概会占据慢性咳嗽病因的80%。

  知道这个有什么用呢?用处太大了,即便没有任何辅助检查,只要我们问问病人的一些基本情况,都可以按照经验来诊断到底是什么病因。

  我们刚开始怀疑是咳嗽变异性哮喘,毕竟这是最常见的原因。

  但是患者的咳嗽太特殊了,他一次咳嗽能咳半个小时,一定要把肺深部的痰咳出来,才舒服。

  我们给他做了肺功能检查,也做了支气管激发试验、舒张试验,都没见到明显异常,只好排除咳嗽变异性哮喘这个诊断。

  

  而且患者也没有过敏性鼻炎、鼻窦炎、咽炎这类疾病,诊断上气道咳嗽综合征似乎也不符合。为了进一步排除,我们还给他用了好几天的抗组胺药物(抗过敏药物),一点效果都没有。

  完善其他检查,都没有找到确切的证据,没办法找到咳嗽的病因。

  这时候,就需要我们进一步检查了,我去跟他说,我们要给你再安排一个胸部CT检查,看看能不能发现别的原因,比如肺结核、间质性肺病、肺癌、支气管扩张等等可能。

  不会是肺癌吧,他有点担忧,看着我问。

  我说不大像,没见过肺癌会咳嗽2年都没发现的。但为了看得更细致,肺部CT必须做。

  我也没有咯血,也没有胸痛,估计真的不是肺癌,他自言自语,估计也查了不少资料,所谓久病成医。成医虽然未必,但是多少有些了解。他自己说。

  那天我们给他做了胸部CT,还特意做了增强,目的是为了更好的发现肺癌。

  结果出来让我们失望了,没有肺癌,没有间质性肺病,没有支气管扩张,没有我们之前所考虑的可能疾病。

  没有头绪。

  患者不是第一次做胸部CT,2个月前在当地医院也做了胸部 CT,一样没有发现太多异常。当地医生也是蒙圈,才转来我们这里。

  没想到,我们也蒙圈了。

  常规检查做完了,患者的咳嗽还是没找到原因。而且目前用的所有止咳方面治疗,效果都不好。

  每天大早上,他还是会坐在走廊过道上,使劲的咳。

  整栋楼都能听到他咳嗽的声音。以至于主任笑着说,看他中气这么足,应该不是什么恶性疾病,咱们再找找看。

  那天夜班他来找我聊天,说咳嗽真的难受,能不能在喉咙这里插一刀,把里面的痰都刮出来?

  他望着我,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我说,你可千万不要有这种想法,因为即便你插一刀进去,也没办法把痰刮出来,痰液不是你想象的那么轻松就刮出来的。

  

  很难受,有没有药物给我止咳,让我睡个好觉。来这里那么多天了,还是没能睡个好觉。他说,神情有些沮丧。

  可待因是最强的止咳药了,我们给他用了,也是效果甚微。一时之间我真不知如何答复他。

  这样吧,明天我们给你做个纤维支气管镜看看,看看支气管里面有没有长肿瘤或者结核等等,有些早期的支气管病变,CT不一定能看到,只有纤维支气管镜能看。我跟他说。

  纤维支气管镜是什么?他问我。

  纤维支气管镜,就是用一根指头粗的管子从你的鼻子进入,一直进入你的气管里面,这根管子头部有摄像头的,我们通过摄像头就能看到你气管里面的情况。我给他解释。

  痛苦么?他问我。

  有局部麻醉的,一般还可以耐受,但是肯定不会太舒服。我跟他说。

  做吧,做吧,有什么办法都尽管尝试一下。说完后,他就回房间了。

  第二天我们科室讨论了这个病人,最终决定给他做纤维支气管镜检查。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检查开始了。

  

  纤支镜从患者鼻腔进入,过了咽喉,看到声门,顺着往前推,过了声门就进入了气管,患者麻醉做得好,还能耐受,轻微咳嗽了一下,还好。

  纤支镜继续前进,到了气管分叉处。看到前面有点东西。

  黑乎乎的!

  那是啥,我指着屏幕问主任。

  他妈的,主任居然爆粗口了。因为他也看到了,这个东西就卡在患者的左主支气管开口处,卡得死死的,推不动。

  该死,凶手找到了!

  这么一块大东西卡在气管里面,患者当然会不舒服啊,当然会有咳嗽啊!

  难怪患者想要把肺咳出来,事实上,真的非常难受,真无法想象这2年他是怎么过来的。

  老王,你这个咳嗽的病因找到了。主任边操作纤支镜,边跟患者说。听得出主任得意了很多,放松了很多,舒服了很多。

  病人此时仅仅是咽喉部局部麻醉而已,意识是清晰的,能听到我们讲话。他很激动地点头,猛点头,但一点头就咳嗽地厉害。

  我们好不容易想办法把支气管内部的这个异物钳夹出来了。

  洗干净一看,是个鱼骨头,或者鸡骨头。

  

  患者仔细想了下,说可能是2年前一次饭局惹的祸,当时吃得太急忙,呛了好一会,后来就不理它了,没想到,这个鸡骨头竟然藏在支气管内2年的时间。

  把这个异物取出后,患者当天咳嗽就减轻了很多,但没有完全消失,因为局部支气管粘膜还是有炎症的,估计要过一阵子才能逐步恢复。

  虽然千辛万苦,解决了问题。

  但是我们的后背发凉。

  为什么?

  这么大的一个鸡骨头,鸡骨头是高密度的啊,按理来说我们的胸部CT怎么可能没发现呢?胸部CT肯定能看到的啊。

  但是不管当地医院,还是我们医院,CT报告多是显示正常的,并未见到支气管内有异常密度影。

  我赶紧找出两次CT片子,自己认真寻找起来。

  天啊!

  这里,支气管腔内,有一个非常明显的高密度影,这个肯定就是鸡骨头!主任说。

  问题是,为什么前后两次CT都没发现,没有报告呢?

  主任火气大了,直接打电话质问他的老朋友,CT室的主任。CT室主任听到情况后,连忙道歉,说底下的人看漏了,对不住啊。

  从那次以后,我就坚信,如果一个临床医生不会看片子,而是依赖报告,那迟早会出问题的。

  我们虽然没有影像科的同事看得那么好,但是基本的我们必须要会看,而且要努力积极去看。

  我们当然也不敢告诉患者,说我们漏报了那个鸡骨头。患者解决了问题,已经很开心了。但如果他知道我们前后两次CT都看走眼了,肯定会心有不甘。

  如果CT看到有高密度影,我们要做纤支镜,如果CT没看到高密度影,我们也已经计划做纤支镜,所以实质上没有太大影响。但我们肯定会提前几天找到问题所在。

  只是苦了病人,多咳嗽了几天。那段时间他很焦虑,我们甚至有想他会不会是精神方面因素导致的咳嗽。

  

  现在回想起来真的非常羞愧,我们本末倒置了。人家是长期咳嗽导致的焦虑,而不是焦虑导致的咳嗽。

  如果下一次碰到这样的情况,我们肯定会处理的更好。

  你的咳嗽好了么?

  5年前,我在呼吸科病房呆过很长一段时间。

  见过很多有意思的病例,下面这个病例,让我们所有人汗颜,是的,无地自容。

  64岁男性,据说是当地某局的退休局长,咳嗽了2年,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咳到老妈都不认识了,咳到怀疑人生。

  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的确是咳得非常辛苦。

  那种咳嗽,似乎要把肺叶咳出来才舒服。

  整个病房都是他咳嗽的声音,尤其是早上6点左右时,他会搬出一张凳子,坐在走廊,面前放一个痰盂。

  东西准备齐全后,开始咳。

  我问他为什么要出来走廊咳,不在病房咳。他说,病房的几个老伙计都还在睡觉,为了不影响他们,我只好来到这里咳。他笑笑说,虽然是某局局长,但看起来非常和蔼,一改我对官员刻板的印象。

  我们试图努力寻找他咳嗽的病因的。

  

  对于一个慢性咳嗽患者而言,最常见的原因是什么么?国内有很多研究,包括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还有上海、北京、重庆等知名教授的研究,甚至是全球的研究,都得出一个结论:

  慢性咳嗽最常见的几个病因是:咳嗽变异性哮喘、上气道咳嗽综合征(鼻后滴流综合征)、嗜酸性粒细胞性支气管炎、胃食管反流相关性咳嗽。

  近些年,还有一个咳嗽病因,叫做变应性咳嗽。

  上述几个病因加起来,大概会占据慢性咳嗽病因的80%。

  知道这个有什么用呢?用处太大了,即便没有任何辅助检查,只要我们问问病人的一些基本情况,都可以按照经验来诊断到底是什么病因。

  我们刚开始怀疑是咳嗽变异性哮喘,毕竟这是最常见的原因。

  但是患者的咳嗽太特殊了,他一次咳嗽能咳半个小时,一定要把肺深部的痰咳出来,才舒服。

  我们给他做了肺功能检查,也做了支气管激发试验、舒张试验,都没见到明显异常,只好排除咳嗽变异性哮喘这个诊断。

  

  而且患者也没有过敏性鼻炎、鼻窦炎、咽炎这类疾病,诊断上气道咳嗽综合征似乎也不符合。为了进一步排除,我们还给他用了好几天的抗组胺药物(抗过敏药物),一点效果都没有。

  完善其他检查,都没有找到确切的证据,没办法找到咳嗽的病因。

  这时候,就需要我们进一步检查了,我去跟他说,我们要给你再安排一个胸部CT检查,看看能不能发现别的原因,比如肺结核、间质性肺病、肺癌、支气管扩张等等可能。

  不会是肺癌吧,他有点担忧,看着我问。

  我说不大像,没见过肺癌会咳嗽2年都没发现的。但为了看得更细致,肺部CT必须做。

  我也没有咯血,也没有胸痛,估计真的不是肺癌,他自言自语,估计也查了不少资料,所谓久病成医。成医虽然未必,但是多少有些了解。他自己说。

  那天我们给他做了胸部CT,还特意做了增强,目的是为了更好的发现肺癌。

  结果出来让我们失望了,没有肺癌,没有间质性肺病,没有支气管扩张,没有我们之前所考虑的可能疾病。

  没有头绪。

  患者不是第一次做胸部CT,2个月前在当地医院也做了胸部 CT,一样没有发现太多异常。当地医生也是蒙圈,才转来我们这里。

  没想到,我们也蒙圈了。

  常规检查做完了,患者的咳嗽还是没找到原因。而且目前用的所有止咳方面治疗,效果都不好。

  每天大早上,他还是会坐在走廊过道上,使劲的咳。

  整栋楼都能听到他咳嗽的声音。以至于主任笑着说,看他中气这么足,应该不是什么恶性疾病,咱们再找找看。

  那天夜班他来找我聊天,说咳嗽真的难受,能不能在喉咙这里插一刀,把里面的痰都刮出来?

  他望着我,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我说,你可千万不要有这种想法,因为即便你插一刀进去,也没办法把痰刮出来,痰液不是你想象的那么轻松就刮出来的。

  

  很难受,有没有药物给我止咳,让我睡个好觉。来这里那么多天了,还是没能睡个好觉。他说,神情有些沮丧。

  可待因是最强的止咳药了,我们给他用了,也是效果甚微。一时之间我真不知如何答复他。

  这样吧,明天我们给你做个纤维支气管镜看看,看看支气管里面有没有长肿瘤或者结核等等,有些早期的支气管病变,CT不一定能看到,只有纤维支气管镜能看。我跟他说。

  纤维支气管镜是什么?他问我。

  纤维支气管镜,就是用一根指头粗的管子从你的鼻子进入,一直进入你的气管里面,这根管子头部有摄像头的,我们通过摄像头就能看到你气管里面的情况。我给他解释。

  痛苦么?他问我。

  有局部麻醉的,一般还可以耐受,但是肯定不会太舒服。我跟他说。

  做吧,做吧,有什么办法都尽管尝试一下。说完后,他就回房间了。

  第二天我们科室讨论了这个病人,最终决定给他做纤维支气管镜检查。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检查开始了。

  

  纤支镜从患者鼻腔进入,过了咽喉,看到声门,顺着往前推,过了声门就进入了气管,患者麻醉做得好,还能耐受,轻微咳嗽了一下,还好。

  纤支镜继续前进,到了气管分叉处。看到前面有点东西。

  黑乎乎的!

  那是啥,我指着屏幕问主任。

  他妈的,主任居然爆粗口了。因为他也看到了,这个东西就卡在患者的左主支气管开口处,卡得死死的,推不动。

  该死,凶手找到了!

  这么一块大东西卡在气管里面,患者当然会不舒服啊,当然会有咳嗽啊!

  难怪患者想要把肺咳出来,事实上,真的非常难受,真无法想象这2年他是怎么过来的。

  老王,你这个咳嗽的病因找到了。主任边操作纤支镜,边跟患者说。听得出主任得意了很多,放松了很多,舒服了很多。

  病人此时仅仅是咽喉部局部麻醉而已,意识是清晰的,能听到我们讲话。他很激动地点头,猛点头,但一点头就咳嗽地厉害。

  我们好不容易想办法把支气管内部的这个异物钳夹出来了。

  洗干净一看,是个鱼骨头,或者鸡骨头。

  

  患者仔细想了下,说可能是2年前一次饭局惹的祸,当时吃得太急忙,呛了好一会,后来就不理它了,没想到,这个鸡骨头竟然藏在支气管内2年的时间。

  把这个异物取出后,患者当天咳嗽就减轻了很多,但没有完全消失,因为局部支气管粘膜还是有炎症的,估计要过一阵子才能逐步恢复。

  虽然千辛万苦,解决了问题。

  但是我们的后背发凉。

  为什么?

  这么大的一个鸡骨头,鸡骨头是高密度的啊,按理来说我们的胸部CT怎么可能没发现呢?胸部CT肯定能看到的啊。

  但是不管当地医院,还是我们医院,CT报告多是显示正常的,并未见到支气管内有异常密度影。

  我赶紧找出两次CT片子,自己认真寻找起来。

  天啊!

  这里,支气管腔内,有一个非常明显的高密度影,这个肯定就是鸡骨头!主任说。

  问题是,为什么前后两次CT都没发现,没有报告呢?

  主任火气大了,直接打电话质问他的老朋友,CT室的主任。CT室主任听到情况后,连忙道歉,说底下的人看漏了,对不住啊。

  从那次以后,我就坚信,如果一个临床医生不会看片子,而是依赖报告,那迟早会出问题的。

  我们虽然没有影像科的同事看得那么好,但是基本的我们必须要会看,而且要努力积极去看。

  我们当然也不敢告诉患者,说我们漏报了那个鸡骨头。患者解决了问题,已经很开心了。但如果他知道我们前后两次CT都看走眼了,肯定会心有不甘。

  如果CT看到有高密度影,我们要做纤支镜,如果CT没看到高密度影,我们也已经计划做纤支镜,所以实质上没有太大影响。但我们肯定会提前几天找到问题所在。

  只是苦了病人,多咳嗽了几天。那段时间他很焦虑,我们甚至有想他会不会是精神方面因素导致的咳嗽。

  

  现在回想起来真的非常羞愧,我们本末倒置了。人家是长期咳嗽导致的焦虑,而不是焦虑导致的咳嗽。

  如果下一次碰到这样的情况,我们肯定会处理的更好。

  你的咳嗽好了么?